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受了點刺激,終于決定先把這兩筆債還了,兩位委托人久等了…這次結束后,短時間内不再幫忙了,想過陣子清日子~~^^b

那麽請自行認領,不做通知,爆。

1、ネガヒスト 山本佳奈 「Under Color」
(仁王柳生·28本)

2、チャオベイベ 三池ろむこ 「恋」
(跡忍本)

不喜歡的就不要點開看了,雖然只有翻譯内容,觸雷勿怪///



01
[「讓我們一起進鉄籠吧。」
這種話、我是無法説出口的。]

02
仁王:取消?
柳生:嗯,因爲我必須為文化祭去購置一些物品
仁王:那下個星期的連休呢?
柳生:之前就説過,要家族旅行。
仁王:最近你總是因爲這樣那樣的原因不能好好呆在一塊…
柳生:安靜,這裡是圖書館,我也不是故意的
仁王:……
柳生:而且我不是一直都能與仁王君在一起麽。

03
柳生:抱歉

[————慢慢疏遠]

04
某女生:柳生君,聯係方説是布8日前一定能送到。
柳生:8日的話完全能趕得上。
不好意思,你頭髮上沾了一根綫。
某女生:啊—謝謝
仁王:(心理)干嘛緊追不放!
我也緊追不放啊…可惡 像個笨蛋…

05
柳生:是啊
仁王:柳生…!
柳生:真是的…你那頭髮實在是太醒目了。
柳生:我回學校了,和另外幾名人員還要會面…
仁王:是麽
柳生:是的

06
柳生:那麽、我失陪了
仁王:好

07
(門鈴)
柳生母:來了
仁王:大清早的很抱歉
柳生母:啊啦
仁王:比呂士君在嗎?
柳生母:嗯,你等一下
比呂士,仁王君他…

08
仁王:抱歉
儘管是很難得的家族旅行,可我這邊有些突發狀況,所以借用一下比呂士君。
柳生母:誒?哦
家族旅行…指的是什麽事?

09
柳生:仁王君!你到底打算把我帶到哪裏去
仁王:不知道
柳生:…海?啊、等一下!

10
柳生:説起來、「急事」是指什麽?
仁王:…突然想和你呆在一起、僅此而已
柳生:…這種話面對著我説更好吧

11
仁王:因爲看起來似乎只有我希望兩人呆在一起
柳生:(心理)説了這麽可愛的話
你在説什麽,根本沒那回事
仁王:就算是那樣,你也比不上我
柳生:…不是那樣的
[能始終呆在一起 合二爲一就好了]

12
柳生:我究竟要怎樣做才好呢。
你完全沒有必要爲了我的事情而煩惱。
並不是「我想」、而是「你想」怎麽做
我會變成仁王君你所希望的那樣。
[僅此而已的事 竟然這般…]

13
[遙遠]

14
柳生:…是不是有點做的過分了
[合二爲一就好了]
柳生:可還是不夠
[只望著我、這種話還是説不出口]

15
[向鉄籠的更深処————]

附個人最愛的一格:


end.




01
忍足:那就是…跡部景吾嗎
怎麽回事 眼神這麽不好接近
根本無法目光相接
不過真是很漂亮的眼睛
那麽 直率森然卻又漂亮 難以忘懷

02
[特別想要的東西還是當作無法得到比較好
事先就這麽想的話得不到的時候也不會太過失望
那是類似于自我防衛的東西
在氷帝似乎無法生存
盡管如此]
跡部:忍足,你好像一幅很想得到某樣東西的飢渴眼神啊?
忍足:什麽呀突然之間
你什麽時候看到我露出這樣的眼神
跡部:哈、你根本不明白我的話嘛

03
跡部:一直都是哦?
[與他對話已經讓我無法隱藏
也許他的眼睛
用這麽薄薄的鏡片
根本不堪一擊]
忍足:你是下任部長跡部吧?
[這從那個時候就明白了]
忍足:我叫做忍足。
跡部:啊,我聽監督説了。
長話短説,今天練習加練完之後我會跟隊員們説的
忍足:那麽、今後也請多關照了。

04
[監督從大阪帶來的不合時期的特招生麽…
冰涼的手和不笑的眼睛
裝老成麽 還是 單純的虛張聲勢
這就是對他的第一印象]
跡部:哼,很有趣不是麽
[那傢伙經常笑
要説是「擅長與人交際」、還不如説是不與人牽扯甚深
不説多餘的話、而且、連必要的話也不説
盡管如此 有時 他看我的那雙眼睛

05
比任何語言都要犀利]
跡部:你好像一幅很想得到某樣東西的飢渴眼神啊?
很不巧,我可沒你那麽好的忍耐力
我不會做小孩子那種看到想要的東西就用手指去觸碰的愚蠢行爲
你應該很清楚 我比你自己本身更多的在關注你吧?
[糟糕 不知道 究竟要怎麽動作
説些什麽話才好 下次遇見之後
要看著什麽説些什麽好?]

06
已經是、極限了。

同樣附個人最愛的一格: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9-d835df80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