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11.24 一件落着…
好吧,渾渾噩噩的過完一個星期,最終還是決定稍微來補幾筆,畢竟也算是完成了人生中的一大願望——朝拜禦神草。

以下開始混亂而且特點鮮明的流水帳報告~

與會者:阿草草,小魔,我。
地點:漕寳路/田林路。

完蛋,回頭過來看看,超級流水賬啊…|||



晚上下班趕去草的賓館跟她會合,我和小魔約了6點20分在漕寳路地鐵站等,結果我們一個高估了上海地鐵的運載能力,一個高估了隧道交通的通暢程度,最終碰面已經6點40分了……

然後兩個方向白癡開始摸索、拐過一個街口發現不叫田林路並且找人詢問后,才得知完全走了反方向orz

好容易繞到正軌,已經7點多了,就開始擔心草會不會因爲肚子餓而暴走,等下殃及周圍群衆就不太好了,説穿了還是我們自身有很大的敬畏成分在裏面。前次要決定去哪裏吃東西也是,誰都不敢發消息給草讓她隨便在賓館附近決定地點…尤其雪雪,中途還逃掉了|||(最後因爲加班沒能來成實在是很遺憾,否則能多一個控訴的力證,爆)

在我的重復催促下,我們倆終于顫顫悠悠的在賓館樓下發出了消息,至於消息内容還是經過我們反復斟酌的…之前還在為‘快下來’和‘你下來吧’的語態爭執説貌似都有命令口氣而擔憂,後來還小心翼翼的追加一句,‘你餓不餓?’

收到回復説——馬上下來。沒看到關於飢餓問題的回答,兩人還著實害怕的胡亂思索了一番,擦汗。
7點15分過,終于見到了飄然而至的阿草草(因爲是很大的一條披肩嘛)~雖然以前看過照片,但感覺還是相差好多,好像真人更成熟更漂亮><

先是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三人出門準備覓食(默)、走了5分鐘發現缺乏目標,乾脆倒回去直接在賓館旁邊的東方既白解決晚飯。
進門直奔2樓,選了一個最角落的位置,外加一面墻可以阻隔視線,坐定后我和小魔買東西,上去做了一會開始聊,呃、小魔平常是一個特別鬧騰的小孩,這次超級安靜啊,草可能也覺得不習慣,就問起小魔,爲什麽那麽拘謹……我就在旁邊觀察兩人的表情變化。
小魔(委屈狀)——因爲一直膜拜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肯定會緊張的嘛。
草(無奈)——我只是很普通的一個人啊。
小魔——哪有!
草——確實是很普通啊。

之後變成兩人忍耐嘴角的抽動,神情凝重的互相對望…爆,我在旁邊看的都快噴了|||||
小魔突然來一句,不信你問老大。
我很鄭重的點頭,‘我也膜拜的’
草撐不住,一大排綫。

低頭平靜的吃了一段時間飯。
草——小魔魔,話説你最近都在萌什麽啊。她(指我)萌什麽我是知道的。
小魔——沒什麽啊,就是打遊戲比較萌遙久。

就這樣又扯到一個關鍵話題,我們悠游這群人都是被草帶入BL光明大道,無法回頭的。
説起來,之前明明有次群聊的時候草承認過的,這次竟然又百感莫名的強調,我們不能把這事情推到她身上…bb
可是不是她是誰啊,我以前在conan版呆著的時候,可是嚴令禁止BL傾向的任何言論的,還不是跑去ふし遊的版面,看了「千七夜」才落下深淵的麽………
小魔也説自己當初攻受關係的啓蒙是由草細心指導的,汗。
草聽了之後不死心的反問好幾次,‘有麽?我怎麽一點都不記得了。’
(喂喂,不要推卸責任+無辜狀啊)
草——算了、那就當是我年輕那會兒不懂事…那你們看網球王子不是我帶的啊。
我——怎麽會,我當初80多話一路看下來,什麽都沒看出來,還覺得怎麽這麽難看…還想部長這樣的怎麽可能受,然後你總是在論壇上説ETET,我才……
草——(又是一排綫)有嗎?
我和小魔——有!
我——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13歲和15歲的經典話題…在某個文的回帖裏。
草——那個法律確實是這麽規定的啊,而且最近好像有了修正……(這個倒是沒有迴避,後面還説的滔滔不絕)

説完之後我們總結陳詞,提到雪雪,兔兔幾個也都是草帶出來的,她還想説兔兔是跟我混出來的,兔兔比我到ふし遊版早的多了啊……
草——好吧,年輕那會兒實在是太不懂事了,犯下了這麽大的錯。
(↑並且在桌子角落畫圈圈中,太可愛了>/////<)

不過草放心哈,我們都是心懷感激和敬仰的,絕對沒有怨恨的意思在裏面~~v
可能因爲求證的過程太high了,我們都沒注意到整個2樓只剩下我們3個,下樓的時候還以爲這家店的生意太冷清,結果走到樓梯口發現竪了一塊牌子——2樓暫停營業清掃中
原來樓上沒人是這麽回事……||||
草説最近果然rp非常詭異。

出去找個能繼續聊天的地方,快走到地鐵口的位置,草發現一家日式咖啡料理店,便提議進去坐坐~
我們很rp的挑選了2樓最裏面的一個位置,敞的足夠坐下8個人,而且3邊都是沙發,卻被我們3個人霸佔了。
開始研究菜單點飲料,之前3個人還在遲疑到底喝酒還是喝飲料或者咖啡——最後我選了拿鉄,小魔爲了體驗店家裏面的摩卡和自己沖泡的是否有區別而選擇了摩卡咖啡……
剩草,點一個蝦米百合茶(果然很有草的特色),被告知沒有…後來説要一個什麽味道的刨冰,服務員確認后説沒有,草無力,問還有哪些刨冰是沒有的,被告知——我們這裡老店刨冰都是沒有的,只有新開張的店才有供應。
我和小魔在邊上快笑死了…
草最後選了一個彩虹咖啡,服務員再度確認,説是有的,才敲定下來。
草——沒有的話就不要寫在菜單上嘛,最近的rp確實有點問題。

這家店明明晚上生意很清淡,可上咖啡的速度卻是出奇的慢,我們懷疑是不是去超市買了咖啡豆來磨的,而且吧,上來之後發現咖啡味道暴甜,還從來沒喝過這麽甜的咖啡orz
草開始推薦福娃和貓警長相關的yy内容,無奈我和小魔兩個人連哪個是哪個都分不清楚,就剩下她一個人講的很是激動= =

再來就是講到她還各欠我們倆一人一份賀圖沒有完成,小魔開始怨念3年多前群聊時候草答應她的一個承諾,就是來上海見面的時候現場演唱「運命の星」…結果藉口旁邊有人,歌詞不記得等理由推託,説是下次給個錄音版,其實草的聲音很好聽的呀><

等到隔壁那桌人走掉后,整個2樓又只剩下我們3人,草突然拿出手機説要拍照留念,於是我和小魔兩人立刻進入戒備狀態,一人拿抱枕一人拿菜單擋住臉,並且拿出各自的手機進行反攻,爆。
隨後我們持續了這種低強度的有氧運動1個多小時…3個人在沙發上滾來滾去,誰都不肯先放棄,可能因爲吵鬧聲太大,樓下服務員還特地假裝收拾東西上來張望了一次||||||
雖然我和小魔兩面夾擊,但拍到有效畫面的圖片還是很少,可能手機像素比較差也有關係,小魔那邊好像有照到一些不錯的~
閙到後來合兩人之力都敵不過禦神草,果然很害,小魔的手機率先沒電,我一個人支撐不住,把‘武器’交給小魔,結果反而被繳,只好投降,5555~
(我們很配合的作了投降姿勢給拍XDDD)

話説阿草草好強,那麽厚重的一本菜單拿在手裏一個多鐘頭竟然也不累||,反正到最後大家都是一身汗+女鬼貌了,炸。
因爲互相遮擋躲閃的關係,拍出好多靈異照片,還有腦袋旁邊一團光圈的…簡直就是聖母光環麽,擦汗。

其實我們更應該選擇隔壁的一個包XDDDDDD
晚上阿草草送我們去地鐵,非常感謝草特地護送,還有臨走的再度擁抱、下去工作人員説地鐵早就過了末班車時間,現在的是莘莊方向的末班車,跪。只能上來打車回家,速度倒是很快,11點30分安全抵達。

總算見到了草,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願,以後有機會再膜拜^^
阿草草比網絡裏感覺親切很多啊…這點倒蠻意外的,很開心的聚會,合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88-31c2fa56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