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第4、5軌完成,猜測湊數的地方有,爆~
可能時間還是會趕不上17日完成,不過如果有人支持的話,我會努力做完它,也算是鍛煉自己的聽力,逐字逐句的去研究吧。

死亡筆記的真人版前天看完、對演員感覺都還算普通,就是覺得L的習性太可愛了,瘋狂吃甜食,赤腳蹲沙發,濃濃的眼圈XDDD

也看到了以前他們討論的Misa,2本死亡筆記,聽説L相當於被Misa和月聯手殺掉,感覺還是蠻慘的,好想儘快看到下部哦~
地獄少女,諏的客串,汗,臺詞並不多啊,啥時候鮎能去咧。

説起來,周日還聽了上星期的rajipuri,鮎這傢伙還是瘋的一塌糊塗,沖繩方言比拼實在太有趣了説,一點都猜不到標準語的意思,炸。

Vassalord的原作似乎找不到人提供了…繼續圍繞鮎與主人的彆扭支撐自己繼續吧><



無断転載禁止


track 04

匪首:你就是謝魯茨醫生?
謝魯茨:是啊…
匪首:我叫蓋爾,是爲了見你而來的。
謝魯茨:爲什麽,我只是一名單純的醫生罷了。
匪首:根本不單純吧,不管怎麽說,你可是那個奇跡般恢復的梅勒牧師的主任醫師,嘿嘿,大家都很了解的,話説回來、你自己明明非常自滿的在到處宣揚不是嗎?你親手救活了梅勒牧師這麽回事。
謝魯茨:那個…那是……
匪首:你似乎是使用了特殊的藥物啊,無論受了多重的傷就能救活的魔法般的藥物。
查理:什麽?
匪首:就凴這樣簡單救助牧師的工作也賺不了什麽大錢吧,是不是啊。
查理:這是真的嗎?謝魯茨醫生。
謝魯茨:不知道,我不知道這種藥物。
匪首:別開玩笑了,我仔細的調查過、瀕死狀態的梅勒牧師突然恢復了,而且聽到了‘在前一天晚上是你進行了特殊的治療’這樣的傳言。
謝魯茨:我不知道。
匪首:沒用的,我抓住一個護士詳細的詢問出來了。我們想要那種藥物、世界各地的人都會蜂擁而來哦,不管出怎樣的價錢跟性命相比都是廉價的東西哪。
謝魯茨:沒有那種東西!
匪首:是麽,那只有對你開槍了,這樣的話就算你不情願也不得不去使用這種藥物了呢,爲了解救你自己。
查理:住手!
匪首:牧師你給我閉嘴。好了,要怎麽做,謝魯茨醫生。就算這樣你還要堅持沒有這種藥物嗎?

(搜索組在對面的大廈待命,正面進入全部封鎖,不允許一只蒼蠅飛進去。)
警長:啊,怎麽回事,這條狗?
喬尼:是我家的狗。
警長:你是…同性戀host。
喬尼:什麽。
警長:別在意,是叫做喬尼·弗洛吧?到這裡有什麽事。
喬尼:什麽啊,只不過是來接兒子罷了。
警長:那個帶墜鏈眼鏡的傢伙麽。
喬尼:你遇到小櫻桃了?
警長:嗯,在裏面,從時間上來看,他應該還在那裏。
喬尼:果然…那傢伙有很強烈的信仰心,所以總是不走運…
警長:現在正在交涉過程中,稍后你再來接他吧。
喬尼:哦?那把擴音器借給我,如果吃不到小櫻桃的葯,我會變得不正常的。
警長:你可別做多餘的舉動哦,恐怖分子那伙人把自己武裝得仿佛一只刺蝟,你倒是隨便去晃蕩一下看看,立刻就會變成蜂窩。
喬尼:呵呵,那還真是刺激。
警長:我是不會介意你死掉,可是要收拾屍體實在太麻煩了。給我乖乖的等著。
喬尼:等著…嗎。
(別擅自行動,聽著,蓋爾斯特,你考慮下情況,老實點,這是命令。)
喬尼:命令啊?我最討厭的,就是被別人命令。

匪首:那麽,醫生,請你帶路吧。
謝魯茨:明白了。
查理:等一下。
匪首:佈,給我好好看著他。
手下:包在我身上。
匪首:牧師先生也該老實點哦,原本佈就已經很想殺掉你了。
查理:謝魯茨醫生,那種藥物真的…?
謝魯茨:有,在這裡的地下研究室。
查理:難以置信。
手下:這樣的話,等藥到手,就由我來射殺你,用你來試驗一下吧。
匪首:住口,佈,牧師先生相信與否與我們無關,謝魯茨醫生說有,就等我去拿回來。
查理:醫生,不能交給他們。
手下:閉嘴,可惡的牧師!不是說了讓你老實點嘛,你的行動也牽扯到小孩子的性命哦。
查理:這跟哈魯無關吧!
手下:你一有異樣的舉動,大廳裏的小孩就會被射殺。
查理:卑鄙的傢伙。
匪首:哈哈,我就當作表揚收下了。

track 05

喬尼:似乎可以從這裡進入醫院内部,走吧,桜。哇,這是怎麽回事啊?開什麽玩笑,哪裏的傢伙在醫院周圍佈下了結界…這不是普通的結界,用於Taikuricher的魔術結界,記錄于東歐魔法書上面的那種……一眼望過去,將醫院的内部、四面八方都包容在其中,佈置的手法雖然很外形,但對於現在的我來説…無法突破。可惡!真不該一口氣喝下水銀…桜,你的話似乎能行,好、稍微借用一下你的身體~

手下:牧師先生,你抵抗的話也是可以的哦。這樣的話,我就能毫無顧忌的向你開槍了。
查理:你想殺我的話就動手。不過,你要放走哈魯他們。
手下:啊?
查理:放走那些人質。
手下:看來你還沒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啊!一拿到藥物,馬上就殺掉你。最後的祈禱,就由你給自己來歌頌吧!

手下:嗯,什麽聲音?通風口裏面…什麽,狗?
查理:剛才的聲音,桜!
手下:嗚啊!
查理:桜,你竟能找到這裡…嗯?
喬尼(狗):汪嗚~沒事吧,小櫻桃。
查理:Master?
喬尼:你臉上的傷痕是怎麽回事?被哪裏的傢伙打的!
查理:說起來,爲什麽…
喬尼:是、是這傢伙吧!竟然把我可愛的小櫻桃…我要殺掉你!
手下:(慘叫)
喬尼:不可原諒,汪嗚~~
手下:(死前的慘叫)
喬尼:真是難喝的血。
查理:你把他咬死了嗎?
喬尼:他傷害我寶貝的小櫻桃,這是很妥當的做法,所以才大處理,讓他保持原狀。
查理:明明都撕的粉碎了。
喬尼:呃…你沒有其他想說得了嗎?
查理:非常感謝、多虧你我得救了。
喬尼:汪嗚~
查理:這個,請別再叫了。
喬尼:爲什麽啊,我都有點成習慣了,汪嗚~
查理:夠了,請解釋一下到底怎麽了。
喬尼:啊,那個,不知道是哪裏的某個傢伙,在醫院四周佈下了結界。
查理:結界?
喬尼:因此我進不來,所以才這樣。
查理:因爲喝了水銀,所以沒有打破它的力量吧。
喬尼:呃,也有一部分原因啦。
查理:真是的。
喬尼:我救了你,你犯不着這個樣子吧。而且,我們快點回家吧。
查理:等一下,哈魯他們還作爲人質被挾持。一定要救他們!
喬尼:哈魯?誰啊…
查理:坐輪椅的那個小孩,快跟我一起去!
喬尼:待人方式太粗魯了。
查理:你現在是狗吧?
喬尼:汪嗚~待狗方式粗魯的傢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79-2f0e1d7e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