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第3軌完成~

今天又找到一些鮎的歌曲,然後補了不少drama,心裏很是高興。
所以雖然翻譯時間辛苦了點,總體來講,情緒還是滿高漲的。

只要別讓我撞上太久也磨不出意思來的句子就好。
身體狀況還是不好啊TT

説起來,我就是喜歡裏面他和主人的拌嘴,還有別人講到他們關係的時候,他忍耐不住的抓狂~~><



無断転載禁止

track 03

查理:真是的,爲什麽我必須要到醫院來啊。
哈魯:牧師大人。
查理:呃、你好,你是Neoyumio教堂那時的…呃……
哈魯:哈魯魯,你叫我哈魯就行。
查理:當時真是太感謝了,幫了大忙。
哈魯:沒什麽,能幫助牧師大人,我很高興。而且像牧師大人這種尊貴身份的人做那樣的事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查理:不,那個請忘記吧,是誤會。
哈魯:嗯?爲什麽呢。
查理:根本…不爲什麽!
哈魯:啊,是。
查理:謝謝你。
哈魯:今天爲什麽來這所醫院?是來慰問患者嗎。
查理:不,發生了一點事。你一直在這看病麽。
哈魯:是啊,因爲這雙腿的關係、進行檢查和治療。
查理:是嗎,希望能早些治好,擺脫輪椅呢。
哈魯:我也有每天向神明祈禱。我相信著,某一天一定會好。
查理:希望你能沐浴在神明的庇護下。
哈魯:謝謝牧師大人。那麽,下次見。
查理:牧師大人…麽。我並不是新教徒,不過真是不錯的影響。
警長:同性戀host暫且不說,你有本事向那種小鬼出手看看,我立刻把你丟進大牢。

喲,好久不見了。
查理:你是那個警察…
警長:我是克雷姆警部,請多關照,喜歡男人的牧師先生。
查理:別用這種令人不快的稱呼,而且我不是牧師。
警長:哦,是麽,那怎麽叫才好?
查理:叫名字。我叫查爾斯…
警長:查爾斯·J·克裏斯芬,同居人似乎是叫喬尼·弗洛。
查理:什麽。
警長:嫌犯的名字是不會忘記的,這就是工作。
查理:嫌犯什麽的真是失禮啊,我們早該洗清了嫌疑。
警長:州裏如果禁止同性愛的話,肯定能一下讓社會清爽不少,下次改選的話,還真該針對這情況做點什麽啊。
查理:還真是糾纏不清。
警長:我也有同感。
查理:話説回來,你爲什麽會在這裡。
警長:只是單純的健康檢查,總是吃啤酒和漢堡包湊合,就是現在的情形了。
查理:還真是殘酷的生活呢,我都能看見你會早死。
警長:反正累倒的時候,就像是灌了鉛塊一樣罷了,有什麽不對嗎?對了,同居人怎麽啦?
查理:是同住人。今天有點弄壞了身體。
警長:是麽,做的太多對身體不好哦。
查理:我說了不是的!
警長:哈哈哈哈,沒關係,代我向你戀人問好。哈哈哈
查理:我都說了不是的!

(廣播:克裏斯芬特先生,請去謝魯茨醫生的第3診斷室)

謝魯茨:我是醫師謝魯茨、克裏斯芬特先生。
查理:在,拜托您了。
謝魯茨:但是,還真是罕見,沒想到患者本人都不過來。
查理:因爲有些特殊狀況…
謝魯茨:是麽,而且症狀是…水銀中毒。爲什麽會這樣?
查理:呃、其實…是他自己一口氣喝下的。
謝魯茨:事先知道這是水銀?
查理:是…
謝魯茨:不是自殺,而且意識很清醒?
查理:他是說想引起注意……
謝魯茨:看來他很喜歡開玩笑。
查理:我也很想這麽說來著。
謝魯茨:最好讓那位先生也接受下其他的診斷比較好,而且他一點都不打算住院,只需要中和劑。
查理:很抱歉。
謝魯茨:明白了,我聼哈魯君說了,您是一位很溫柔的牧師,懷疑這樣的大人真是不太合適。
查理:真得很抱歉。
謝魯茨:沒有關係,我跟牧師也算頗有淵源。
查理:誒?
謝魯茨:你應該知道梅勒牧師吧?奇跡般的從死亡的深淵中得以生還。
查理:嗯。
謝魯茨:其實救助他的就是我。我採取了特殊的治療方法,讓死神都鬆開了手。
查理:特殊的治療?

(槍聲)
匪首:全員雙手抱頭,都蹲在地上!
職員:快、快住手,你們這群人。
匪首:吵死了。如果不想像這傢伙一樣死掉的話,就聽從我們的命令,明白了嗎!羅布,巴利,把人質都集中到一個地方去。
手下:YES,BOSS,好了,都聚集起來!
匪首:蒂姆和薩奇到警務室去,把所有的入口都封鎖起來,防止任何人進出。
手下:明白了,薩奇,走吧。
手下:好。
匪首:佈和莫裏斯跟我來,去拿藥物。
查理:你們在幹什麽。
匪首:這邊是眼科嗎?這傢伙好像看不到槍的樣子。
查理:快點停止愚蠢的舉動,神明在看著呢!
手下:牧師的心緒麽,我可不要聼什麽説教!
(開槍)
手下:躲、躲開了。
手下:、佈,這混蛋…
匪首:切,一群沒用的傢伙。
查理:你就是恐怖分子的首領麽。
匪首:你是什麽人!
查理:我沒有必要向卑劣的人報上姓名,之後,你可以慢慢的進行懺悔。
匪首:哈哈,真有意思,最近的牧師都在兼職當英雄嗎?
查理:不用多說。
匪首:哎呀,小孩子怎樣都沒關係嗎?
查理:什麽?
匪首:看看背後,羅布用槍指著的小孩怎樣都無所謂麽?
哈魯:牧師大人。
查理:哈魯…
手下:我要打穿他的腦袋,就算想逃跑,憑這雙腿是不可能的吧!
查理:住手!
匪首:形勢逆轉了哪。請你乖乖配合。真不愧是牧師先生,絕不可能看著別人無辜死去。
哈魯:對不起,牧師大人。
查理: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錯。
手下:這個混蛋,一幅看不起人的樣子,殺了你!
哈魯:牧師大人!
匪首:佈,住手,被打倒也是因爲你太弱,別遷怒他人。
手下:可是,BOSS…
匪首:而且啊,殺牧師的話聼起來反響很不好,去不了天國哦。
查理:原本就沒有向你們打開的天國之門。
匪首:好有趣的牧師,我很中意。

喬尼:呃,啊,好噁心,小櫻桃還沒回來啊。到底在幹什麽。
(電視:很多恐怖分子將病人和醫院職工當作人質、封鎖了整個醫院。醫院雖然被警衛隊包圍起來,但是由於恐怖分子持有大量槍支,而且抓住了大量人質,所以目前還沒有找到適當的切入口。)
喬尼:喂喂,開玩笑吧。這所醫院確實是小櫻桃去的那家……
(電視:開槍,醫院裏傳出的開槍聲)
喬尼:真是的,總是給我兜上這麽多事件…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78-16ffb9c1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