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BC+DGS SAL郵寄事件相關人員請點……
(如果你還願意看的話)
其他同學麻煩繞行。



我心情很亂,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寫起好。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了,昨天晚上坐在電腦前面低聲抽泣就怕身後的爸爸過來問我幹嗎。
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眼睛腫得沒辦法見人。
我知道大家都在氣頭上,所以每句話我都靜靜地聽下來了。
因爲我確實有幾點做錯了,並且錯得有點離譜。
雖然我反復説我的性格極限到此爲止,但我明白把一切錯誤推給性格是很可惡的,也無法解決問題、昨天也跟Yui這樣講了。先爲此致歉。
首先東西寄出的5-6天我很篤定,是因爲我很天真的覺得郵遞員肯定會打電話來詢問。
所以一點都沒有着急,另一方面前次SAL經驗是10天,於是只是開著手機什麽也沒有多想。也沒有想到聯係蝸牛幫忙看一下之類的。畢竟我連它到底送到1樓還是10樓的也不了解。
第7天,週一的時候我依然不以爲意,大仙説打了郵局讓對方查,説沒單號不能查讓我繼續手機待命,下午蝸牛説日本→匯丰信件在浦電路郵局分派,給了我電話,因爲接到傳音已經是4點,所以我打了2個一直沒人接聼,之後老闆讓我做事,我就沒再繼續。
當天晚上大家又來詢問郵件的情況,我心情有點糟糕,本來這兩天就整天盯手機被搞到有些神經質,愈發感覺頭疼的害,一下來腦子裏都是郵件咋樣咋樣。開始想逃避。
第8天,收到PM説聯係了浦電路郵局讓對方留意派發匯丰的件,讓我有空再打個電話跟一跟,9點半左右打了電話讓那位郵遞員叔叔多留心一下,再三的拜托。
凴良心説,當時打完電話我已經有點放棄順利寄到的心態,我個人感覺是只要保證東西沒掉就可以了。接著就收到了大仙突然一句最好帶上身份證上郵局直接讓對方查的消息,我一下子有點懵。當下權衡了眼前工作情況,公司和郵局的距離,而且貿然過去也不一定能確定對方能夠幫忙,感覺有太多不安定因素,而我總是盡量躲避跟陌生人的接觸,突然叫我去我真的有點悶,就沒有回。這是後面爆發的導火索,責任在我。
又過了一整天盯住手機的痛苦時間,晚上我做了最不可取的一件事,故意不開聊天工具,我不想再面對關於郵件的任何問題,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直接引發所有相關人員的井噴。我無可辯駁,看著每個人所説的話、心裏很難過,眼淚忍也忍不住,有點咎由自取,但我的想法説出來可能就是會讓別人覺得光火,大仙有些話超過我忍耐程度,但我不怪她,當時只是單純的覺得很難過,有點點委屈,具體也説不出來爲什麽。
昨天在那樣的情況下,我的心情也有點急,比較嚴肅的回話中如果有過激成分,希望能諒解,我也只是用我糟糕的方式在表達自己的意思或者彌補,絕對沒有惡意或者怪誰的意思。
教主寄SAL那個也是,我只是想陳述時機這麽不湊巧,絕對不是含沙射影推卸責任給寄件人。
這次事情就錯在我從頭到尾都在別人後面跟進,撐不住的時候直接躲起來逃避上。
了解我的人估計多少知道我經常採取這種可憎的方式讓很多很多朋友對我幻滅,我也確實栽過很多跟頭但是沒有辦法吸取教訓,逼迫自己改觀。
其實原本是很小的一件事情,結果因爲我的做法讓這麽多人不愉快,我感到非常抱歉。
我有在反省了,不祈求得到各位的原諒,就是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整理一下,告訴大家我現在的心情和反思。
一直都比較脆弱,也盡可能不要和朋友發生任何摩擦,因爲不管是自己還是對方要和自己吵架閙翻,到最後最痛苦的都是我自己,但往往因爲性格問題讓類似的情況再三上演。
不光是身邊的人對我絕望,我對自己也很絕望。
大道理不需要説太多,歸根結底我才是主心骨上的癥結,已經造成的狀況我無法挽回,這次我會負全責,讓大家晚看到DGS我很抱歉,又要麻煩教主我也很抱歉。
起初是我把問題想得過分簡單、後面則是我的應對方式有誤。
今天早上打過電話去郵局再次確認,從昨天截至今晨9點半都沒有,當日的退件當日都會直接郵寄回日本,極大的可能是已經退回日本。
最後感謝一個一直短信陪我的朋友,一個打電話開導我的朋友。
以上一切皆出自真心,絕對不含任何敷衍的成分。
對仔細看到這裡的你表示感謝。

歡迎任何責駡、開導類留言,可用隱藏,謝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620-10961d8c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