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5.10 付き添い
還是滿頭疼事後寫報告的,但本著能給阿花一點翻譯素材的助人爲樂之人道主義精神,隨便塗那麽兩筆、僅供參考。
11點多抵達虹口足球場輕軌站,3號口與阿花匯合,兩人一起下去跟大仙碰頭。
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就問我,爲什麽沒把蝸牛送的褲鏈子挂出來,口口聲聲説為了看鏈子而來,喂!怎麽好意思的啦,正事不是陪同日本東大生游上海加強國際友好關係嗎!
我出於好心提出下次給褲鏈子拍特寫或者直接快遞給你們看,如此親切的方式竟然遭到白眼。
先去吉買盛買好飲料就去了約定的飯店,飯店很大,從門口七繞八繞經過一個自助用餐區兩個婚禮會堂才跑到最裏面的包間。阿花與東大生順利接頭相談甚歡,我跟大仙在門口角落尷尬的插蠟燭,總覺得別人似乎都沒帶‘所謂家屬’,我們倆很想立刻落跑。
後來還是被拖去最裏面的一桌坐好,被介紹成遠方親戚的姐姐時,還是覺得奇囧無比= =
於是他們倆繼續相談甚歡,我也跟大仙相談甚歡,噴死。
中途有其他一對對的人坐過來,我們就改猜哪些是日本人哪些是中國人,因爲有幾個男人坐下來都沒講話,囧|||
這中間發現大仙對面那個日本男生也是鬍子拉茬,我就悄悄問大仙,「中村勢必比他要好很多了伐。」結果不回答問題,直接噴了一剛……
隔手就隱約聽到阿花已經從高達,魯魯修,大振什麽的一路講得眉飛色舞。
哦,對了,對面那個鬍子拉茬的日本男人就是揭發東大宅男本質的元兇,貌似還拿了手機拍到對方在看漫畫的照片給大家看。原話是「東大生だけど、お宅。」
全桌爆笑,東大宅男馬上説、後面的不用補充,哈ci。
開頭一桌子只有我們4個人,我們還擔心別人把我跟大仙錯認成日本人+中國人的組合,噴。
話説所有人裏面也就阿花講得最生き生き伐,對面鬍子同學還老慕的説,爲啥你們倆講得這麽投入興奮,東大生連忙説不好意思||||
吃飯的時候明顯阿花不太懂禮數,每次我們叫她,本身想示意她勸日本人多吃,她每次都會錯意反過來叫我們多吃,囧
席間主辦方還準備了一些互動的小節目,還讓我們跟著學説西班牙語什麽的,一大串,根本學不來,那種協調性的拍手做姿勢啥的,我也不行的,默。
身邊的一個日本人幫我搭過幾句話,跟我説蝦米早上電視臺看到在播犬夜叉什麽的,還有坐輕軌經過XX路看到下面一大排電器商場想到東京秋葉原,我幫她説去年我特地去看了次,她竟然直接跟我提メイド喫茶,爆,我想這不是男人喜歡的麽,當然我也回答我為了見識下特地從門前經過><
她又説上海也有一家,但想不起地址= = 之後又問到我們都在哪裏看動畫的敏感問題,我隨口敷衍了下,毆。
自由活動時間,我們去了文廟,豫園,外灘。
噴,簡直是長征,順便面朝夕陽飛奔。
東大宅男看到國内的海賊版直説おもしろい、来てよかった,噴。
阿花最誇張,竟然直接幫人家領到書攤前拿BL的XX歴史給人家看,還問有沒有聽過BL CD,我噴死,只看人家超級無奈的説BL我不太了解,すみません。
我跟大仙狂笑。等人家回國了解到中國女孩子都是這樣的, 不知道作何感想。其實勢必是阿花這小姑娘夠奔放伐。
出地鐵前,東大生幫我搭了幾句話,有句直接問我是不是還在念大學,噴,我激動了下= =|||||
原來我看起來還不是很老哦……之前也問大仙我看起來是否很憔悴,答曰氣色很好,爆,不管諸位是安慰我還是出於其他理由,我都放心一記。
可我真的覺得自己看起來很嚇人,尤其那個紅通通的眼圈,哎。
豫園國際友人買了香袋,還帶他去2元店看了下,走了九曲橋,我都走的沒方向了。
基本上就是阿花他們兩人,我跟大仙一起的格局,刮三的是出去攔不到出租,我們徒步走到了河南路南京路步行街路口,還坐了那小電車(?),再從南京路那頭一直走到外灘|||
到外灘憑欄遠眺,等到對岸燈光全部亮起來才散夥,囧,江風吹得我頭都快爆了,腳麽酸死,不知道東大生怎麽想我們安排的魔鬼式觀光。
我幫大仙輕軌坐到虹口一起在東方既白吃晚飯嘮嗑了一個多鐘頭,等我到家都10點鐘了,吃力。
流水賬的太節棍了,不寫了,就這樣= =bb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599-5bc103d5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