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阿花那邊也寫了,周日去蝸牛家看NEO的時候大仙也提過了,今天晚上將癒されBar若本第10回前10分鐘聽了下。
ゆうきゃん説杉田いい人這是確定的,但沒有承認ベッドを共にしよう的事情啊~
若本大叔是説お前たちはベッドを共にしよう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けど。
中村回了一句幹嗎這種話題。
後面是號稱喜歡這類ネタ的某女自己YY不承認彼此是親友是為了掩飾他們同床共眠過?
中村很盡職的一直在デレ就是了,爆。
是説大家要保持冷靜><
某人果然對吹替有很深的情結,畢竟是引導他進這行的契機,或許某天他真的配上了重要角色獲得成功然後心中感慨萬千,那時的他會是幾歳呢~
今天還把「恋は淫らにしどけなく」剩下幾軌聽完,鮎自X那個情景表現好含蓄|||||
森川受傷還要堅持OX也比較狗血+搞笑,總結來説就是純潔,基本上鳥海、小西調侃森川的固定戲碼每次都能讓我很樂,我也越來越覺得這兩個人關心鮎的感情,快趕上擔心自家女兒的父母了,炸。這次兩個人還在最後喝悶酒,排遣‘女兒’出嫁的寂寥,笑死。

嗯,下面是給阿睡的家教DVD特典CD 4翻譯。
無断転載禁止

S-Squalo X-Xanxus B-貝爾 M-瑪蒙 LE-列維 LU-路斯利亞

S:喲,好久不見,富家子弟。算起來有8年了吧。
X:是你啊,真沒想到你還活著。垃圾。沒想到還能看到你的臉。
S:你的這一點也還是完全沒變。XANXUS。
X:怎麽?
S:我一直遵守著那時的誓言,即便在你沉睡的時候。
X:哼。
S:你呢?在那暗冰冷的夢魘中,你的憤怒應該沒有被凍結吧。
X:那種東西怎麽可能消除我内心的憤怒。這次我一定要抹殺那個老不死的,把Vongola据為己有。
S:哼,那就好。我從最初就決心追隨你,要拼盡全力放手去干,好好期待著吧!
X:哼,我才不會期待你這種人。不過,你想為我盡力的話,就賭上性命來吧。

ヴァリアーの影
13'48''



S:喂!你叫我嗎,BOSS。如果你要給我Half-Vongola指環的獎賞,我會很樂意的收下的。啊,你在幹什麽!
X:贋品。
S:假的?!
X:家光…出發去日本,把那些傢伙斬草除根。

S:一點都沒留情的打過來。
B:那是自作自受。啊~啊,都怪Squalo出錯,害得我們都要去日本,麻煩死了。
S:吵死了,臭小子!你再這樣囂張,小心我把你大卸八塊。
B:你能做到的話就試試看啊,話説在前面,我很強哦,別閙到最後你自己渾身是血。
S:你說什麽!
LU:你們倆別吵了,貝爾也是,大家都是夥伴啊,而且爲了這點事受傷的話,BOSS會作何反應,肯定是憤怒MAX,你們倆全都化作焦炭。
S:切。
B:嗚哇,唯獨BOSS實在是不想跟他交戰…
M:就是這麽回事。這邊就聽從BOSS指示,一起去日本奪還真正的Half-Vongola指環。我非常歡迎眼下的狀況,又能拿到出差津貼。
B:出現了,瑪蒙的拜金情結,執著到這種地步實在讓人敬佩。
M:我就當作讚揚收下了。
B:真不知道你存那麽多錢有什麽用。
M:對錢沒有興趣的傢伙才不可思議呢。
B:因爲我是王子嘛。那種東西早看慣了。
M:那還真是叫人慕。
LE:所以説一開始對我下達命令就好了。我絕對不會如此失態,並且迅速將Half-Vongola指環帶回BOSS身邊。
S:喂,列維,你說這話是什麽意思。
B:換作列維的話更不行吧?
LE:爲什麽?
B:你不明白嗎?章魚。
LE:章魚?
B:你這樣愚鈍的人,很快就會敗給門外顧問那邊的小孩,玩完。
M:真敢說。
LU:啊,好啦好啦,別内訌。列維也是,男人的嫉妒很醜陋哦!
LE:什麽?
LU:我明白你想贏得BOSS的信,暴走的話可不行。這次的事件只是對方比我們略勝一籌罷了,現在去把指環奪回來就好了。Squalo也別消沉哦,要不要我安慰你一下啊,仔仔細細的~
S:鬼才要!
LU:啊啦,真冷淡,我也很中意你的身體啊。
S:我可沒有一絲成爲你那詭異收藏品的意願!
LU:真是不近人情,無所謂啦,話説回來,日本啊……那邊有我喜歡類型的男人嗎。啊,對了,瑪蒙,那個,感覺稍微有點髒兮兮的。
M:粘寫嗎?
LU:沒錯沒錯,能不能用那個粘寫來幫我看下日本是否有好男人。
M:我的粘寫可不是占卜。
B:也挺好啊,你給他看下能有什麽結果。
LU:就是啊,稍微用下沒關係啦。
LE:路斯利亞,適可而止。我們可不是去玩的。
LU:可是,連這些樂趣都被剝奪的話,我堅持不下去的。最近符合我眼光的男人幾乎沒有。
M:S級別的2倍報酬。不,出3倍的話我可以給你做哦。
LU:誒?瑪蒙好過分。
M:少1歐元都不行。
LU:再便宜點啦,我們是夥伴啊。
M:不行。
LU:那我給你三個甜點。
M:不是錢的話我不會做的。
LU:那我給你五個甜點。
M:別浪費我的粘寫。

LU:啊,這個姿勢是拳擊吧。我路斯利亞可是柔道摔角最強的,陪你玩玩~
LE:果然雷之守護者不是你而是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傢伙,消失去死吧!

B:不管逃到哪裏都沒用。
路人:別過來。
B:日本的殺手除了逃跑就沒其他的了麽。
路人:放過我吧,我什麽都沒做啊。而且,你對我出手的話,組織不會坐視不理的。
B:不坐視不理會怎樣呢?
路人:救命啊!
B:殺手竟然求饒,真是悲慘,算了,你死吧。切,無聊。
M:真招搖啊,貝爾。
B:又在偷看啊,瑪蒙。
M:因爲你擅自離隊,我才被派來監視你的。
B:辛苦你了,有追加獎金吧?
M:那是當然,貝爾,任務行程中去殺當地的殺手玩,可不好噢。會打亂道社会的秩序的。
B:我才不管什麽秩序呢。因爲我是王子嘛。
M:還有,現在根本不是玩的時候吧。今晚是嵐之指環爭奪戰,輪到你出場。你輸了的話我們的形勢會很不利。
B:不用白操心,我怎麽可能會輸。對手也是,看起來超單純的。稍微設下陷阱就會中圈套,這就了結啦。
M:可別疏忽了。現在,路斯利亞輸了,雷之指環若不是對方BOSS出手制止,列維也該輸了。
B:那是因爲他們太弱了。
M:我可不這麽想。對方的守護者很行哦。彩虹之子站在他們那邊就是最好的證據。他們可沒閑到會去支持完全沒有看頭的傢伙。
B:果然會在意。
M:BOSS究竟怎麽想的我們也不清楚,這次的爭奪戰並非單純為了奪取Vongola指環這點是很明確的。
B:BOSS在考慮的事情我們怎麽可能明白。想也是白想。我只要能砍殺別人就夠了。
M:BOSS真正的目標是什麽,恐怕Squalo了解。
B:説起來他們認識最久吧。Squalo接受那樣的對待,竟也能心甘情願追隨他。當然,如果叛變的話,立刻就會被抹殺。
M:Squalo絕對不會叛變,跟我對於金錢,你對於尋求的快感,是存在根本的差別的。
B:怎樣都無所謂啦。
路人:Varia,竟然殺了我弟弟!
B:來了來了,殺了他弟弟我就知道會出現。知名度攀升的兄弟殺手。
路人:我要用它將你刺穿!去死!
B:這傢伙也辜負我的期待。真是無聊,今晚的戰鬥能盡興點就好了。

B:指環,I'M WINNER!
好痛,爲什麽王子渾身是傷。
M:醒了嗎,貝爾。
B:瑪蒙,指環戰,怎樣了。
M:你那個坏習慣,真要糾正一下才好。每次看到自己的血,就喪失記憶,總覺得甚至可能會襲擊我們。
B:是嗎,那傢伙讓王子流血了。指環呢?
M:不是挂在你脖子上麽。完成后的嵐之指環。
B:原來我贏了,果然王子是不會輸的。
M:哼,贏了就好。
B:那只要再贏一場就是我們的勝利了。
M:對,今晚是雨之守護者戰,Squalo出戰。

S:喲,BOSS,看起來你心情不是很好嘛。
X:有什麽事嗎。
S:沒什麽,今晚是雨之守護者戰,輪到我出場了。只是想暫且來跟你打聲招呼。就要進入高潮了。
X:哼,我才沒有期待你。
S:什麽!切,跟那時比起來你真是一點都沒變。算了,看著吧,我會取勝。
X:哼,哥拉莫斯卡,你也很期待嗎。哈哈哈,對,這次我要得到一切,不讓任何人打攪!

おわ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562-cb702ae4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