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現在翻個東西都是東磨西蹭,效率低下到無以復加。
簡單説下對這張碟子的感想,早上刷開網頁看見原定30日發售的Drama竟然已經出了,當下就興奮的不行~
昨天還在和大仙念叨近藤さん,沒想到從特典CD到Reboraji,再到今天提前出現的‘大亂斗’碟子,一切實現的太過幸福順利,感謝美好的言霊さま><

首先從碟子畫風來説,壓根沒想過是眼鏡型鬍子大叔來的Orz
近藤さん的聲綫控制在正太層面,和封面聯想到一塊讓我無限汗水。
他參演的2個小故事都很短,故事内涵蒼白,無細節刻畫,聽得很沒勁。
哭得很不動情甚至有些殺風景,爆,第一個故事還頗有倒貼的味道…
小攻同學又是二話不説強行調戲後輩,還説為你著想昨天晚上沒對你做到最後,今天你不回去的話我真的侵犯你哦……= =
近藤さん也不過是聽説了弟弟對哥哥的未練就心生憐憫願意貢獻身體安慰對方了,喂,很沒情調很汗的好不好!

相對來説,第2個好些,畢竟是擅長鋼琴的知性教師形象。
可爲啥要叫個這麽女生的名字|||||
還是俗套的暗戀青梅竹馬的朋友,卻不敢表白,總之最後還是鼓起勇氣爆發Kiss一次,對方也就回應彼此心意了。
啊,真的好簡陋,近藤さん你的哭戯功力有待提高!!

肉食獣のテーブルマナー
Track06. 第4話 『春の指先』 
福島潤(達也)×近藤隆(真琴)
翻譯見下
09'29'' 無断転載禁止



第4話 春天的指尖

(幼年回憶)
達也母:由美子彈得真棒,大家都能一起升級的話就太好了呢。
達也:小真考完了麽,是C嗎?
達也母:喂,達也,別吵。
達也:啊,小真的手好冰涼。
真琴:不是不是,沒事。
達也母:考試下一個是真琴君吧。阿姨給你去買點熱飲。
真琴:真的沒事…
達也:小真的手爲什麽跟外面一樣冷呢。小真肚子餓了?鏘鏘,條裝巧克力!有點融化了,啊~
達也:好吃嗎?
真琴:好吃。
教師:下一位,津田真琴君。
真琴:是。
達也:小真,加油!

(現實)
達也:好懷念哪,當初兩人一起參加升級考試前拍的照片麽。
生徒:真琴老師,再見。
真琴:路上小心。
達也:小真,我說這個…
真琴:你放棄彈琴前一年的照片。
達也:啊,沒合格的是後面那場考試啊。一次沒過關不能在同個班級,我很受打擊。
真琴:我如果也不合格一次,就能在同個班級了。
達也:虧你這個作曲家說得出口。
真琴:我都說了本職在這邊、鋼琴教室。
達也:剛才的女孩彈得很好。
真琴:嗯,我讓她挑選自己想彈的曲子。
達也:真好,我也重新再學一次吧。
真琴:去跟你女朋友學,她是音大生吧。
達也:誒?
真琴:上個月在兜風途中帶到這兒來的。
達也:哦,分手了。
真琴:又分了?
達也:因爲跟小真在一起比較開心啊。我帶了手信來,巧克力。
真琴:阿姨身體還好嗎?
達也:嗯,去監管游泳考試而不在家,所以沒能過來,啊,這鋼琴教室,沒有考試吧?
真琴:有!一年四次,所有學生集中到這裡來開發表會,而且可以吃到獎賞蛋糕。
達也:那種才不算考試~
真琴:你這傢伙…
達也:小真你啊,喜歡巧克力卻討厭考試和米飯。

(我、津田真琴從孩提時代開始就很喜歡青梅竹馬的達也。可是,如果開口說了喜歡,一切就結束了。)

真琴:鵪鶉蛋也討厭,全怪你。記得那是小四的時候…

達也:小真喜歡鵪鶉嗎?
真琴:嗯!

真琴:結果那次班級所有同學的八寶菜裏都沒有鵪鶉蛋吧。
達也:那是因爲…
真琴:還有小五的時候,盆栽植物,班級一起培育的那個。你一味推卸說我澆了太多水,導致根部腐爛。
達也:那是因爲…
真琴:閉嘴。

達也:小真的手指好溫暖。巧克力都融化了啊,往常明明都很涼的。
真琴:因爲我握過杯子的關係吧。

(不過最近仿佛被看穿的感覺,我想並非是自己多心。)

達也:今天我給這樣的小真帶來了合適的…
真琴:不要!!理由是這個……
達也:唉,你先看下嘛,高級安睡被褥,這個是資料:這個可以治愈頭痛,肩部不適,手腳的毛病,皮膚過敏等…
真琴:我說啊,循環式24小時浴缸也好、健康體質機器也好,別到我這裡來傾售傳銷商品!
達也:這個被褥真的很好啦!雖然要40万円,買了的話絕對…!
真琴:分明是徹頭徹尾的傳銷,而且你公司不是嚴禁搞副業的嗎,做這種事情的話小心變得誰也不來搭理你。
達也:可是,小真不一樣啊。
真琴:我說啊…
達也:而且,我沒有向其他朋友推薦。

(從小時候起,達也的那種過分熱情,給我帶來過好幾次麻煩,盡管如此,我還是很高興。可是,這種狀況,還是讓它結束吧。)

真琴:那我就買下,所以,別再來了。
達也:小、小真。
真琴:討厭的話就閉上眼睛,很快就好。
達也:小真,你在哭嗎?

(好累,明天把錢寄去,最快也要下周三到。我把抱著哭了兩晚的被褥扔掉了。
庭院有不知名的野草發芽,是什麽花嗎?等到花開時分,一定會忘記。)

達也:小真,被褥内面破了,我把多餘的那部分錢還回來了。
真琴:你…給我適可而止,之前我都說清楚了,我心裏一直想著那種事情,卻用朋友的身份和你持續到現在。
達也:我從來沒把問題考慮到這麽深,有點吃驚。我只是單純想看小真快樂的樣子。小真,手指很涼哦,我可以幫你溫暖它嗎。
真琴:(抽泣)
達也:小真,別、別哭啊,呐,我做錯什麽了嗎,做錯的話我道歉,對不起!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438-79ded52e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