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來寫點最終感想心裏就不舒服,雖然寫出來也不見得自己能開心。
從20話開始一直看到24話結束,拖著疲勞至極的身體和眼睛看到11點半。
眼淚流了又擦,擦了又流。

看到23話結尾時,精神底綫險些崩潰,畢竟是我最喜歡的兩個女生,可她們倆的經歷卻最坎坷,教我如何止住心傷。
聽到相沢躺在雪地中,説不知道這樣能不能去到她們的世界。
我真的恨恨地想,你本就該這樣去彌補過錯,沒有她們的世界,你沒什麽資格生存。
可當我聽到他爲了逃避あゆ幼年從樹上摔下的事實而封閉了7年前所有的感情,竟然輕易的就願意原諒他了。
難道因爲我也是會在悲傷面前選擇迴避的本性嗎。

看Kanon就好像讓塵封的記憶逐漸抽絲剝繭,越靠近中心,疼痛都越深入,整個是微妙殘忍的倒敍。
少女守著7年前的約定,化作實體等待男孩為自己找到丟失的東西,我想那就是他們彼此7年空白的記憶吧。
埋藏了最後一個願望的Time Capsule,沒有能交到手中的髮箍禮物袋,隨時可以去但不用寫作業的林中‘學校’,一日三餐的鯛焼き,背心愛的包包偷襲飛撲喊祐一くん,那個孩子的心念深刻,只要你喜歡我,我就能一直一直的喜歡你,淚花不斷順臉頰流淌。
相沢傷害過每個女孩,給了希望又加上絕望,然而他終于解開所有人的陰鬱,許給她們各自的未來。
然,我果然還是對美坂しおり沒有感覺,不管是聽到她可能死去還是恢復健康的消息。川澄舞略好些,她與媽媽的那個小故事很是感人,名雪那道傷口也很揪心。或許關鍵還是あゆ和真琴的篇幅較大,顯得另幾個女孩的情節比較簡單淡薄。

爲什麽我那麽不幸就偏偏最喜歡這兩個呢,搞到自己吃飯睡覺都在想都在悶。
23話時我跟相沢一樣絕望,以爲あゆ這樣消失,留下成謎的心願。還口口聲聲哭著微笑,説請你忘了我,我從最初就沒有存在過。
能不能不要這樣。

於是我仍然感激那有些老套的結局,我寧願他顯得造作,給我的心情最後一些喘息的空間。
あゆ沒在7年前的事故中死去,只是保持昏迷狀態安置在醫院,在漫無邊際的虛幻夢境徘徊,一直坐在車站前的長椅等當年那個與自己拉過鈎允諾來年暑假再見面的男孩。
歡迎回來,あゆ。
至少最後你和相沢在一起了,滿足了我最低的要求。
儘管過程如此如此的慘烈,心快要滴血。
結果大家都恢復平靜的生活,小狐狸卻沒有復生,我只能淡淡的祈禱她能在那片樹林幸福的生活,我努力去相信她也在。

這個雪之國度發生的故事終于有了句號,我的心底卻久久不能平靜。
總覺得心疼和落寞,我往往是會糾結在過程中不能自拔的笨蛋,真的很難過他們這樣一路走來的艱辛。
不知道自己要花多少時間從這氛圍中脫離出來。
奇跡是因爲它會發生,才被叫做奇跡,祐一くん,你會創造奇跡嗎。

Kano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412-4122cb5a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