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anks For 36416hit~

三十題、その27
この声が君に届きますように

同賀07年10月07日手塚部長生日快樂。



【跡塚】この声が君に届きますように

東京灣上方的氣流打著寧謐的漩渦,微涼的風迷失了方向,早春的花瓣香氣漫天,鐵皮的巨型大鳥隆隆越過,日光恍然割離出歲月的軌跡。
飛機雲淩亂蜿蜒,倏忽消散無蹤,Atobe眯起眼睛,錯覺那片蔚藍,在身下延展。
絲絨一般憂鬱的色彩,旋律幽怨緩緩漾開,久久縈繞。
他俯身靠在圍欄邊,風從耳際滑過,年幼的往事如書頁翻飛湮滅顧盼的聲音,少年愁事,料峭春寒。

第一次認得Tezuka儼然是剛上國中時期的事,Atobe在父親書房找感興趣的書籍,卻瞥見書桌一角上不起眼的體育周刊。
翻開扉頁,赫然醒目的紅字大特集字樣。
相映襯的,是一枚特寫照片。那是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手中捧著獎杯,神色淡定的面對鏡頭。
身後的金木犀開得馥郁頹敗,層層叠叠,而他的表情讀不出振奮,整個世界的波動似乎敵不過他一人的呼吸。
圓潤的無框眼鏡,無波的琥珀色眼瞳。
雜誌的右下角標註著——
Tezuka Kunimitsu,東京都第XX屆中學網球比賽個人優勝。

第一次拿起網球拍是在那之後不久的某一天,天空飄著細細的雨,氣候有些陰霾。
好沉…Atobe漫不經心的望著新鮮的運動器具,咂咂嘴。
他可以有最好的網球教練,最好的練習場地,最好的網球用品,而他的管家也認爲那純粹是自家少爺的一時心血來潮,感覺到辛苦就會適時放棄。
然而他們全都估錯,包括Atobe自己。

Atobe了然學習一項新事物所需付出的辛勞,就好像幼時給自己留下反感回憶的鋼琴。
日以繼夜,白交錯,琴鍵和星空皓月,像極了東京沉悶落寞的暮靄。從那時開始,Atobe以爲自己不會再對任何一件浪費時精力的事物全情投入,父母殷切的期待神情早已心生厭倦,因爲他承受不來那份重量,或者説他不懂得如何去接受。
儘管他彈得一手好琴,音符在他的指尖被賦予生命,周圍的人愛聽他的演奏,奉為高尚的美學欣賞。
在這樣的衆星捧月之下,他很驚訝自己竟然完全不爲所動。
寧願躲在微涼的露台,雙手枕頭,斜靠牆壁,將喧囂抛在身後。
良久,深嘆一口氣,轉身回去這個世界。

Atobe突然加入網球部活,這件事經常被Oshitari拿來調侃。
大多數時間他會不客氣的賞一拳給對方,剩下的則是當作沒聽見。每當遇見細雨迷蒙的天氣,他外出跑圈,關於舉起球拍朝向天空的記憶就會浮現,清晰的如同昨夜未醒的夢,偶爾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的界線,心情成了莫名的諷刺。
爲什麽、爲什麽義無反顧的學網球。
懶得解釋繁複的情緒,可卻輕鬆異常的遵守著每日揮拍300次的練習底限。極端的喘氣,手酸痛到提不起來,另個世界的真實逐漸淋漓在眼前,Atobe喜歡。

Tezuka的成績和報道,時常見諸報紙電視。
「什麽嘛,真是個不通世故的傢伙。」Oshitari看多了Atobe捧在手中的雜誌和報紙,最終擅自給那個茶髮少年下的定論。
琥珀色堅定的眼睛,一成不變的清冷氣息,Atobe看不透,只能猜測,究竟這個人在面對相同的衆星捧月之時,是怎樣的情緒、會不會有那麽絲毫的相似。
他堅持著,不知覺陷入那片深邃汪洋。

或許是在這方面有天賦,Atobe的才能很快流光溢彩,在一些小型校際比賽中嶄露頭角。實戰中的傷痛都顯得不那麽重要,Atobe覺得自己真心沉迷在這項運動中,但又好像缺少了很關鍵的一點東西。
他也逐漸擁有屬於自己的華麗技法,看起來淩尖銳不近人情,偏偏執著于一心求勝。
Atobe依然在雜誌中找少得可憐的關於Tezuka的報道,翻閲雜誌的態度萬年不變得心不在焉,儘管他知道他就在青春學園念書,可還要忙著抽時間打發Oshitari缺乏情趣的冷嘲熱諷。
簡單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算自己在默默蛻變也沒有關係不是嗎,‘兩個平面上的點’,Atobe思忖的理所當然。
直到有一天他看見自己的照片被放在Tezuka旁邊,好事的記者針對少年網球手的情報對比分析,才如釋重負。
突然明白之前的努力為何而來,為何看見他會有焦躁的情緒,在犀利的仿佛能洞穿靈魂的目光前無所適從,只是、只是爲了能與他並肩,意氣風發的朝向同一個目標,想要在那個少年身旁。
回過神來,竟已如此在意,他發現自己不爭氣的些微哽咽。

Atobe在房間點燃一支煙,坐在椅子上,看煙草殷紅明滅。
煙灰慢慢無奈的凝成一團,顫巍巍的搖擺,他伸出左手撫著銀灰色的髮,眼睛酸澀。用力吸氣,煙草瞬間亮得怖人,根本不會抽煙的少年不出意外咳嗽出聲,煙灰落在純白的袖口上,暈開細小的火星,灰燼兀自在空氣中浮動。
無聊的時候他會做些奇怪的嘗試,迷戀華麗的同時也對頽廢上癮。
而之後,他沒有曠掉當日規定好的練習量。他想,堅持是否有意義,可當他躺在床上就被濃重的倦意席捲,無暇言他。

關於Atobe的外界定義,隨著聲譽的水漲船高,集中到與生俱來的天才型網球選手,2年間鑄就輝煌的少年英才等虛妄的頭銜,如今他走在路上也會被不知名的人圍住問長問短,通常他都擺擺手笑著不耐離開。
因爲他與網球扯上關係自始至終僅僅爲了一個人,陽光普照的天氣,他也會為當初率性的決定而後悔一下子。
忘記是哪本文藝書上寫的——世界是欲念的附屬,執念是衆神操縱的循環遊戲。
Atobe並沒有理解,而Oshitari説,「那場遊戲,就像是你對網球,你對…Tezuka一樣。」
他刻意的停頓了一下,Atobe沒有擡頭,但他每一字都聽得清晰。
他只是不敢望進對方的眼睛,擔心方寸大亂。
「呐,其實你是明白的吧,Atobe。」Oshitari笑得溫和。

又是一年春天,櫻花爛漫。
少年在青春學園的林蔭道漫步,雙手插袋,慣有的漫不經心。
茶髮少年與他擦肩,靜默的琥珀色眼瞳,近看更是漂亮。
少年沒有停步,快要嘆息出聲。
茶髮少年猶豫地止步,試探得問,「跡部…くん?」
風揚起散落的櫻花瓣,銀灰色髮質的少年回頭,微笑。


——END——


あとがき
出於各種原因‘鞭策’,某廢柴努力在今天趕出來了。
能力有限,基本也就是如上水準的爛文…還是比較的支離破碎吧(毆
我承認依然只是爲了一個場景寫整篇文,説湊數我也虛心接受的Orz
今次是讓少爺顯得苦情了些,或許會覺得他缺乏霸氣,但從我的視點來看,這個年紀的少年偶爾也該有與年齡相稱的彷徨無助的戀愛方式,甚至對這份感情不自知。
部長出場少,人物對白少,我是情節白癡,回頭我再努力下另外篇賀文好了,我真的很久沒寫東西了……雖然原先寫的也那樣糟糕。
總之,WW中這對是最美好的,祝願他們幸福^^
哈,今年總算沒有滅人(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391-2202a0e0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