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周一晚上就基本完成了。
之後幾天小小的潤色,不過有兩三個句子是聽不出來了,多半就是援引什麽典故或者人物來惡搞的慣常手段~
對日本文化不了解,只能暫且空著,反正也不影響整體内容。

儘管全部不滿25分鐘,但類似Radio的行進方式,偶爾快速的對話,弄起來還是有點辛苦的。
更麻煩的是那些抓狂的語氣無法充分翻譯出來啊,笑,所以請大家一定要積極的一邊對應一邊聽才能展現其風味哦v
對銀魂有愛的請留下你的感想><

那麽,也希望能珍惜我的勞動成果,不要隨便轉載^^
想要這個碟子的留言,我會上傳~



01
近藤:各位,大家好,我是真選組的近藤勲。
沖田:我是沖田,今次非常感謝大家購買銀魂DVD Season其ノ弐第1卷。
近藤:呃、十四,這裡該是你説話的時候。
土方:近藤老大,還是別干了吧,我不擅長這種事情。
近藤:不行,DVD發賣進入第2年,Drama CD也已經是第3張了。繼續交給萬事屋做的話,只會更婆婆媽媽個沒完。這裡只有把真選組的力量展現給大家才行!
土方:可是…
銀時:喂喂喂,等下,等——下!
土方:你是,萬事屋。
沖田:老闆,這到底是怎麽啦。
銀時:怎麽個頭啊,誰讓你們隨隨便便開始的。(……)
神楽:誰讓你們私自佔了我們的Regular位置的,笨蛋三人組!
土方:三笨蛋?你們以爲在對誰説話啊!
沖田:就是你,土方你這混蛋。
土方:你別給我摻合,會更麻煩的。
新八:拜托,近藤先生,這算什麽意思。這檔節目通常都是由我們萬事屋組織進行吧。
神楽:就是啊!我們才是第一,你們頂多算二番手,就是被玩弄再玩弄最後遺棄的宿命!
新八:神楽,不是那樣的,而且那種玩弄和遺棄是不能說的啦。
銀時:總之~銀魂的主要人物是我們。配角的各位請你們退下吧!
近藤:不,這可不行,抱歉了,這次要由我們真選組來擔任主角。
土方:嚷來嚷去的吵死了,小心以妨礙公務的名義把你們撂倒殺掉。
沖田:注意別漏掉土方一起做掉。
土方:你個混賬給我閉嘴!
新八:那麽,不管怎麽説都要讓真選組的各位擔當主角是吧?
近藤:當然!
土方:雖然並不想配合,但聼這群人使喚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明白了,近藤老大,就展示給大家看,我們比這些傢伙要強得多吧!
銀時:求之不得,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本事。你這臭蛋黃醬妖怪。
土方:誰是妖怪啊!至少稱呼我為蛋黃醬妖精,你這糖分中毒!
銀時:才不是糖分中毒,不過是沉浸在甜蜜回憶中的糖分依存症罷了!
新八:這不是更糟糕嘛!因此,今次的Drama CD由真選組的三人主持。請大家欣賞到最後。

02
近藤:真選組Hour!笑笑無妨~
近藤/沖田/土方:無妨,無妨,無妨(回聲)
近藤:經過這樣那樣的波折,本周的真選組Hour,笑笑無妨環節開始了。我是擔任主持人的真選組局長近藤勲。
沖田:我是沖田。
土方:我是土方。
沖田:稍微等下,土方,開頭的伏筆是很重要的。最後說話的土方,應該充愣,製造氣氛起伏,這可是約定俗成的。
土方:說什麽傻話。這種事我可不會。
近藤:總悟說得對,十四,重來一次。
土方:重來?
沖田:沒事的,土方,我們會很好的接口,不用擔心。那再來一次。
土方:等,喂,等下。
近藤/沖田/土方:無妨,無妨,無妨哦(回聲)
近藤:晚上好,我是真選組Hour的主持人近藤勲。
沖田:我是沖田。
土方:晚上好,麥克爾·傑克遜…
沖田:啊~啊
土方:啊啊個鬼啊!不是你叫我做的嗎!
近藤:十四,下次我來做最後一個吧,啊,可是局長不打頭陣的話…好吧,最先和最後都由我來。
沖田:不如從頭到尾都讓土方做。
土方:誰會做!!
新八:搞什麽,給我快點開始!

03
猜測嘉賓 Quiz 這個人是誰
近藤:這個單元,是請各位猜嘉賓是誰的遊戲。嘉賓的聲音經過處理,請各位盡情提問。
沖田:土方,你仔細看臺本啊,解答者的介紹應該由你負責的,不馬上說的話…
土方:麻煩死了。解答者是這兩位,Hata王子和長谷川。
沖田:要加上‘様’。
土方:爲什麽一定要加上‘様’…
沖田:這是當然的,解答者也是嘉賓,拜托你咯,土方。
Hata王子:怎麽啦,那邊的蛋黃醬愛好者,快點。
長谷川:我的出場也會減少,能不能快點進行啊。
土方:切,沒辦法了,嘉賓Hata王子…様,及長谷川泰三様。
Hata王子:看吧,做的話都是能行的嘛。
長谷川:總覺得不太好意思啊,連我這種廢柴大叔也要稱呼‘様’。
沖田:啊,抱歉,解答者的介紹應該是我做的。
土方:你是明知故犯吧!
近藤:那麽,解答者都到齊了,讓我們開始吧。嘉賓先生,你準備好了嗎?
假髮:不是嘉賓先生,是桂!
長谷川:啊咧,剛才是答案吧,答案說出來了吧?
土方:沒想到桂在這裡,總悟,幹掉他!
沖田:桂~~!
土方:笨蛋,你瞄準哪裏?!
沖田:一不留神…
土方:一不留神個鬼!!
假髮:切,暴露了也沒辦法。
Hata王子:是你自己暴露的吧,剛才你很明顯的暴露!
假髮:快跑,伊麗莎白。
長谷川:看不見的,不説話的傢伙是看不見的,因爲這是CD啊。
近藤:追,十四,總悟。
沖田:站住,桂。
長谷川:呃,主持人不在了,該怎麽辦才好呢…
Hata王子:太婆婆媽媽啦。
長谷川:總之,先聽銀魂的落語drama吧。

04
好笑的一幕
新八:各位,會偶爾注意到拉麵店的大排檔吧。以前也有蕎麥面的大排檔,當然我們居住的歌舞伎町也有。
銀時:吃飽了吃飽了,多謝款待,麻煩結賬。
長谷川:好,一碗熱湯蕎麥200日元。
銀時:200日元哦,啊啊,不好意思,除了一枚100日元之外都是10元硬幣,能幫我一起數嗎?
長谷川:好。
銀時:100日元,然後10日元。
兩人:1枚,2枚,3,4,5,6,7,8…
銀時:現在幾點?
長谷川:誒,9點~
銀時:10,好。
長谷川:謝謝惠顧。

(銀時坏笑)
神楽:阿銀,爲什麽剛才問時間?
銀時:我數10日元數到10之前問起時間,廢柴大叔回答9點,於是我跳過9,直接說10,也就是說我賺了10日元。
神楽:阿銀好帥,我也想試試。
銀時:很簡單,帶上1個100日元和一堆10日元,去結賬時,問時間就好。

假髮:歡迎光臨~
神楽:假髮,你在這裡做什麽?
假髮:不是假髮,是蕎麥屋,爲了攘夷活動,而打工。
神楽:那麽拜托來一碗熱湯蕎麥……多謝招待,麻煩結賬。
假髮:熱湯蕎麥10碗和5個醋海帶,2500日元,隊長。
神楽:抱歉,除了1個100日元,其它都是10日元。
假髮:你說什麽,隊長,數起來很辛苦啊。
神楽:假髮,幫我一起數吧。
假髮:不是假髮,是桂,沒辦法,那麽一起數吧。
神楽:1,2,3,4,5,6,7,8,現在幾點?
假髮:現在儘管還不算晚,不過日本的黎明已經很近了。
神楽:不是這個,現在幾點?
假髮:根本不必在意時間,朝著黎明,隊長也和我們一起佇立吧,然後,兩人去説服銀時!
神楽:不是這個,我在說時間。
假髮:確實沒什麽時間了,不過只要攘夷的血性仍扎根在這個城市,未來就是光明的。來吧,隊長,不用擔心,爲了守護這個國家,跟我們一起來吧!在那之間可以篤篤定定的數10日元、攘夷的曙光乍現,逐漸貨幣化,貨幣單位叫做peso不錯(拉丁美洲/菲律賓的貨幣單位),這樣的話10元硬幣根本都不用數了,隊長…
神楽:阿銀,話題完全不對啊。

新八:呃…這樣結束沒問題吧。

05
真選組Telephone Shocking
近藤:大家好~
下面:大家好~
近藤:好熱啊~
下面:確實啊~
近藤:明天會更熱哦~
下面:是啊(沖田:土方去死)
土方:誰啊,剛才說‘土方去死’的。
近藤:那麽歡迎昨天凱瑟琳所介紹的,登勢酒吧的登勢婆婆。
登勢:大家好,我是登勢。
近藤:你好,登勢婆婆,那麽,拜托你開始介紹朋友。
登勢:喂,我才剛來誒!
近藤:抱歉,我們必須珍惜時間。
沖田:哪裏的名字中有hi,有ji,有ka,有ta的蛋黃醬狂讓攘夷志士給逃走了。
土方:哪來的什麽哪裏?!根本就限定是我!
近藤:因此,拜托開始介紹朋友…
登勢:開什麽玩笑,我可是爲這個環節犧牲睡眠考慮了很多的,還把最近的驚悚話題都帶來了。
沖田:算了吧,播這種内容,肯定很容易發生放送事故,我們土方這樣説來著。
土方:喂,你這麽愚弄我,還真不厭倦啊。
沖田:我是以愚弄土方為生存價值的。
土方:你給我去死吧!
近藤:因此,我們開始介紹朋友。
登勢:你就只會說這一句!真是的,沒辦法,朋友啊。
下面:誒————
登勢:那我就介紹服務客人買賣相關,在Smile小酒吧中工作的阿妙。
阿妙:喂?
近藤:阿妙小姐~
阿妙:我就是。
近藤:是我,近藤勲,昨天我也去了店裏,可你休息了,怎麽啦?
阿妙:不用擔心。
近藤:你在說什麽,如果阿妙小姐發生了什麽事,我就活不下去。
阿妙:那麽你就別活了吧。
近藤:啊咧,剛才好像聽到了很有殺氣的話,幻聼嗎?
阿妙:怎麽說呢,請你去死吧。
近藤:啊咧,怎麽相當有攻擊性啊…好像沒被毆打但又被毆打的感覺……
登勢:怎麽都你一個人在說!阿妙,我打他沒關係吧?
阿妙:當然沒事~
近藤:你已經打了…
土方:喂,這怎麽辦啊。
沖田:呃,近藤老大倒下了,暫時休息。請聼銀八老師。

06
三年Z組 銀八老師
銀八:那麽,所有人把教科書合起來。一直和大家友好相處的近藤,有悲傷的消息要宣佈。
土方:老師,在這麽悲傷的時世,不能總是聼悲傷的消息。我們的未來會很光明,至少讓我們先聼一些明亮向上的事情。
銀八:那麽,誰能在近藤之前說些明亮的事情…怎麽,沒有嗎?那麽,不說明亮的事情,說些曾經明亮的事情好了。誰來説。
阿妙:是,老師,以前我們傢父母都健在,即使半夜回家,仍然開著燈,很明亮。
銀八:記得感謝電力公司,好,下一個。
長谷川:是,老師,同現在不一樣,以前有明確目標和理想,未來的生活很明亮。
銀八:人要活在當下。好,下一個。
沖田:老師,桂的性格能變得明亮些的話,整個班級也會變得更明亮的!
銀八:桂,變得明亮點。
假髮:老師,您多管事了。
銀八:你這樣講話,會讓人覺得你本性無比暗的。
假髮:老師,我不是本性暗,我也能表現明亮的。
[Hi,大家都好嗎?擺出一副混沌的milk tea臉,no no no!行動起來,積極起來,Let's攘夷,Yeah!]
神楽:老師,桂實在太吵了。
銀八:桂,你會失去朋友的哦。
假髮:老師,我可以哭嗎?
銀八:這就是青春。那麽,逐漸也明亮起來了,有一條悲傷的消息,一直和大家友好相處的近藤,由於搬家準備轉學。近藤,和大家打下招呼。
近藤:老師,我…並不搬家。
銀八:因此,以後大家也要和近藤好好相處。以上。
神楽:起立,行禮。
新八:老師,我想搬家。

07
土方:沒事吧,近藤老大。
近藤:啊,十四,抱歉。
土方:果然應該從一開始放棄就好了啊。如我所說,我們根本不適合這種工作。
銀時:喂喂,在幹嗎啊你們。最終還是投降了,放棄了嗎?安西老師會傷心的,混帳。
土方:出現了…
神楽:婆婆媽媽的,曾經因爲一次外遇理由而分手的兩人,爲了撫慰對方的寂寞,重新開始交往最終仍然因爲外遇問題分手的男女,簡直就像他們一樣婆婆媽媽。
新八:什麽啊那種奇怪、現實又冗長的比喻!神楽,你究竟在哪裏學會的。
銀時:總之啊,如果還以你們為中心繼續下去,根本不行的吧。
近藤:沒這種事情,我們的實力才不止這些。
沖田:近藤老大,土方,對不起,因爲我,我實在太不中用。
近藤:別那麽軟弱,總悟!
土方:說什麽喪氣話,作爲部下的你沒有那種責任。
沖田:各位聽見了嗎,我的上司,土方願意承擔所有責任,並且切腹呢。
土方:這些話我一句都沒說吧!!
新八:總之,再這樣下去,只會變得更糟糕哦。如果還做的話,就認真點好好去做。
近藤:當然了,新八君。事到如今,就只有賭上我們真選組的名譽去做了。

08
心跳對白發表會
近藤:這個單元是請男生發表能讓女生心動的句子,進行比賽。
沖田:我們請來了幾位女性擔任審查員。
阿妙:大家好,我是志村妙。
猿飛:大家好,我是為戀愛心動的善後屋小猿。
近藤:咳,那麽開始吧,題目是雨中,沒有帶傘的女性渾身濕透,用什麽心動的臺詞來溫暖對方的内心呢?首先是Hata王子。
Hata王子:我愛護女性心理,很溫柔的哦。看著吧。
[好好,乖,過來吧,給你喝溫牛奶哦~]
阿妙:喵,當我是被丟棄的流浪貓啊?!
近藤:啊,好,下一個,新八君。
新八:誒,我嗎?
[那個,沒帶傘嗎?不介意的話,用我的傘。
小猿:不行…那樣不行。那樣溫柔的話語,無法震懾到我的心靈。更強烈一些,更強烈的讓我這被雨淋溼污染的身體……要強烈的攻擊!
新八:強烈?呃,那麽,到我的傘下來。
小猿:開什麽玩笑,我不想受到阿銀以外任何男人的命令。
新八:說要強烈的不是你嗎?
小猿:給我閉嘴,戴眼鏡的。
新八:你也戴眼鏡啊!
小猿:戴眼鏡歸戴眼鏡,我可是為戀愛心動的女人,在所愛的人面前會變得什麽都看不到。
新八:我完全看不見你説話的意思!]
沖田:那麽,接下來拜托萬事屋的老闆。
銀時:我嗎??真是的,沒辦法了。你們好好看著。
[喂,沒帶傘嗎?如果你有想要淋溼的理由,那我不會多說。不過,愛多管事也是不解風情的男人的特權哪。給,我的傘,拿去吧。
登勢:謝謝。
銀時:爲什麽是老太婆啊!!]
沖田:老闆,抱歉,登勢婆婆也是審查員,我漏說了。
銀時:開什麽玩笑。早上吃的豆沙麵包都快吐出來了不是嗎!
登勢:婆婆也有跟那邊的年輕女孩不相上下的地方。
銀時:停下,耳朵好疼,眼睛好痛苦,呼吸好臭。
登勢:你這混帳,我真的讓你把豆沙麵包吐出來哦!
銀時:住手!
登勢:以前你不知道,我還是封面偶像呢…
銀時:住手住手……仿佛詛咒一般…
近藤:沒法子了,這樣只有展現我們真選組的力量了。看著,十四,總悟,用我的熱情牢牢抓住阿妙小姐的心靈。
土方:近藤老大,這個還是別去了吧。
近藤:嗯?爲什麽。
土方:因爲我覺得近藤老大與阿妙小姐扯在一起縂不會進展順利的,被打的次數已經不勝枚舉了。
近藤:是嗎?
沖田:我也這麽認爲,因此,土方,拜托你了。如果逃避的話,折了真選組的名譽不說,而且還會被萬事屋老闆,甚至淪爲大衆的笑柄。我是一點都不介意,但近藤老大和土方,你們倆一直背負而來的一切,變成嘲笑的對象我還是不願意接受的。在這裡迎戰的話,愛説笑的我肯定不行,土方,只有你了。
土方:切,沒辦法,只有這一次哦。
[沒有傘嗎?
阿妙:嗯,是的。
土方:把我的拿去吧。
阿妙:可以嗎?
土方:怎麽,已經有些損壞的傘了,不用特地來還。
阿妙:土方先生…
土方:我稍微淋溼一些走路回去…]
土方:哇啊啊,你以爲我上當了嗎,總悟!
沖田:切,土方。
土方:你會來攻擊我,早就看穿啦!反擊!!
近藤:十——四——
土方:啊,近藤老大,爲什麽…
近藤:十四,我一直把你當作親弟弟看待,可是,你卻騙走了我深愛的阿妙小姐…
土方:可是,那個這個…
近藤:不可原諒,我絕對不會原諒的!
沖田:土方,沒事嗎?
土方:已經…受夠了……

09
新八:經過這樣那樣的事情,銀魂第3彈Drama CD也進入了尾聲。老實說,交給真選組的人來做果然是完全不行的感覺啊。怎麽樣,阿銀?
假髮:不是阿銀,是桂!
新八:桂先生,你在幹什麽。
假髮:真選組的時代結束了,借此大家也得到充分的了解。所以、我來做新Drama CD的宣傳。
新八:你在隨便說什麽啊,不要突然冒出來壞事啦。終于要結束的時候。
假髮:不是結束,是黎明!
新八:夠了啦,說起來,阿銀和神楽呢。不會真的就這樣結束吧?
假髮:因此,下回是由攘夷志士為大家奉上的新江戶Drama CD,敬請關注。
新八:啊,請別胡説。
假髮:那麽,再見了!哈哈哈~
新八:別隨便總結啊!

10
近藤:十四,下次用每度熟悉的浪客節目——真選組俱樂部怎麽樣?
土方:我會再做才怪!
沖田:那麽,下周用土方,——能不能去死? ——好啊~
土方:一點都不好!!!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347-40f4a282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