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1.02 なんでだよ
不行了,臨時決定一下子看完「僕らがいた」…
555555555,痛哭。明天來寫感想。

看完之後怨念的去翻譯Vassalord。
弄到大半夜了,於是準備去梳洗。
目前只是草翻、反正這個系列我一直是很愛的。

無断転載禁止
有興趣的人可以留言我上傳~



ZEBEL EDITION

Vassalord
(電話鈴響)
喬尼:喂,到底搞什麽鬼,爸爸難道沒有教過你說,半夜不能在外面玩嗎!不想受到懲罰的話,趕緊給我回來。
查理:對、對不起(咳嗽)…
喬尼:怎麽了?
查理:沒什麽,就是…有點喝多了,Master,來接我…
喬尼:接你,你是想要我去接你啊。
查理:很抱歉,我身體實在很不舒服…
喬尼:可以,你平常都能這麽坦率的說出來就好了。那麽、你在哪裏?
查理:五丁目的…(咳嗽)
喬尼:喂,小櫻桃!
Judy:你沒事吧,振作一點啊,喂,我說你啊…
喬尼:看來根本沒有擔心的必要啊!(砸電話)

查理:(蘇醒)已經早上了哪,嗯?!這是怎麽回事,竟然就在路邊睡着了麽,太丟人了,竟然露出這樣的醜態…我究竟喝了多少,喝到中途就什麽印象都沒有了。嗯?這是什麽,籃子?我一點印象都沒有…裝了什麽……嬰、嬰兒?!

喬尼:Vassalord,Baby Crisis/寶寶危機。

喬尼:不但大清早回家,還帶嬰兒回來。還真虧你做得出來。
查理:剛才我就解釋過了吧,早上我醒來時,就發現這孩子在我身邊,裏面有籃子…
喬尼:應該是有籃子,裏面是這孩子才對吧?你是不是受人生育所托、跟哪裏的大姐養下了孩子吧。
查理:請你好好聼別人説話。
喬尼:不用聼也一目了然不是麽。‘啊嗯啊嗯’之後生下小孩,一清二楚。
查理:誰‘啊嗯啊嗯’了啊!
喬尼:就是你啊就是你,我看你都很少半夜在外面玩…對方怎麽樣啊,胸部很大嗎,有沒有綁住腳踝啊。
查理:我都說了我沒跟女人在一起。而且一個晚上就能生出小孩嗎?!
喬尼:你不知道嗎,櫻桃男孩(汗)只要在第一次的時候先XX再OO,送子神明就會被打動,給你把孩子快遞過來哦!
查理:你在說些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讓我了解啊。就算失去意識也不至於懷疑自己失去貞潔!
喬尼:什麽貞潔,我可有證據。
查理:證據?
喬尼:你看,這頭髮,與你一模一樣的金髮。
查理:能夠單靠頭髮的顔色來斷定嗎?
喬尼:還有另一個證據,在電話那頭的女人究竟是誰?風情万种的喊‘我說你啊’…
查理:什麽啊?
喬尼:少給我裝蒜。
查理:我根本不認識,這種女人!
(嬰兒大哭)
查理:都是因爲Master大聲説話啦。
喬尼:大聲説話的是你吧。
查理:總之,得先應付一下。
喬尼:是你的孩子吧,盡可能的溫柔待他吧。
查理:你就這樣旁觀……
喬尼:原本就是別人的事情嘛。
查理:好了好了,算我求你,別哭啦。好了…
喬尼:怎麽可能不哭。
查理:會不會肚子餓?還是尿片的問題…
喬尼:誰知道。
查理:牛奶應該是熱到40度左右,牛奶就用一般的鮮奶沒問題吧?尿片要用…算了,還是先用毛巾…
喬尼:喂,要換的話先把髒的拿掉……
查理:究竟要怎麽弄,別哭了,別哭了!
喬尼:真是看不下去了,交給我。
查理:Master…
喬尼:小櫻桃,總之先去買牛奶,尿片,玩具,全都記下來,馬上去買。
查理:是。

喬尼:看來總算是恢復好心情了哪。
查理:好害,Master。
喬尼:什麽?
查理:因爲,不管是哄小孩的手法,還是喂牛奶的方式都很…我很驚訝。
喬尼:以前無聊的時候,偶爾也會有這樣的經歷啦。
查理:也就是說,以前有過養育小孩子的經歷麽,除了我之外。
喬尼:還好啦,這樣的事情也是有的。
查理:受到照顧每天共同生活,經過了多少歲月,不,或許那是真正的人類的小孩。我到底在想什麽,對那麽久以前的,甚至是一個小孩子而心懷嫉妒。好傻。
喬尼:喂,小櫻桃。
查理:什麽?
喬尼:說什麽‘什麽’啊,已經早上9點了,還不去工作?
查理:我去工作的話,誰來照顧嬰兒,Master也到了睡覺時間。
喬尼:笨蛋,照顧小孩子一兩天不睡覺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用介意,去吧。
查理:Master。
喬尼:對了,關於這傢伙的母親,想起什麽綫索的話聯係我。
查理:可是,昨晚的記憶…啊,對了,發現他的時候、嬰兒捏著這條項鏈,從外表看的話,像是純金質地的。
喬尼:嗯,原來如此,用來做寶寶的玩具再適合不過。
查理:你怎麽認爲?
喬尼:推理遊戲稍后再説,快點去吧。
查理:可是…
喬尼:啊~爸爸,今天也要精神飽滿,路上小心哦~
查理:我、走、了。

比克mama:啊,到早上了,到底怎麽辦啊!那可是算上你和小孩一起,才有那個價格哦。
Judy:想哭的是我才對。綁架…怎麽辦才好啊。呐,能不能只買我一個人?
比克mama:別胡説了,不照做的話,下次生意能不能做成都會變得很困難。你還真是煩人啊!
Judy:就算你這麽說,我也…
比克mama:真是的,究竟跑哪裏去了,小多蒙。

查理:東邊的…真是拙劣的地圖,呃、18番地…在這附近麽。真是的,爲什麽在這種地方!呼,Tube Label,這家店麽。
Hostess:真的嗎?
喬尼:對啊,而且啊…
查理:Master!
喬尼:哦,工作那麽早就完成啦,真偉大,小櫻桃。
查理:別開玩笑了。
喬尼:你在生什麽氣啊?
查理:早早做完工作趕回傢,卻不見你和嬰兒的蹤影,按照桌上留下的地圖找過來,到底什麽意思啊,在這種店裏,在幹什麽啊!
喬尼:如你所見,和女孩子們聯絡感情中。
Hostess:啊啦,新客人嗎?
喬尼: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一起帶來的朋友。到昨天爲止都是貨真價實的櫻桃男孩,可卻被哪裏的女人奪去了貞潔…
查理:我現在還是貞潔的!話説回來,嬰兒呢?
喬尼:我才不會生小孩呢,和某処的某人不一樣。
查理:夠了。
喬尼:哈哈,等下啦,小櫻桃。等下,玩笑,我都在開玩笑啦。
查理:我可不是在開玩笑,憂心忡忡地趕來這裡,卻發現你在這種店玩。
喬尼:一邊說著‘這種店’,可你還是來了。以前一直非常厭惡,絕對不會來呢。你最近可是有點成熟起來了哪。
查理:嬰兒在哪裏,我要帶他回去。
喬尼:別這麽生氣啦,在這邊。

喬尼:在這樣的店裏,爲了不引人注目而建造出來的地方。
查理:這裡,爲什麽有這麽多年幼的孩子。
喬尼:類似臨時的托兒所吧。都是Hostess的孩子。
查理:全部?
喬尼:嗯,不能帶去工作場所吧、就由其他暫時空的Hostess來照看。怎麽樣,我們家的孩子?
Hostess:睡得很香哦,很乖,也不用特別照料,真是可愛的孩子。
查理:很乖?
Hostess:嗯,對啊,你看,睡得這麽香甜。
查理:能在這麽吵鬧的環境下,難以置信。
喬尼:這樣的房間,基本都會很吵。但是他們只有在這樣的氣氛下能夠安靜下來。在家還是很鬧騰,但是一帶來這裡,馬上就安靜了。
查理:莫非,這孩子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的。
喬尼:就是這麽回事。
查理:你爲什麽知道?
喬尼:酒和香水的氣味,從嬰兒的身上微微散發出來。
查理:就靠這些?
喬尼:不,還有這條金項鏈,深夜在街道徘徊,看見醉鬼就悄悄把孩子放在他身邊,這是常見的棄子方式。
查理:對啊,如果沒錢的話,只要賣掉項鏈就好。不是這樣的話…
喬尼:一般就是家裏有特殊的狀況,或者項鏈上有名字縮寫,而讓孩子緊緊握住,也有點替身的意思。
查理:替身?
喬尼:反正這也是很常有的事情啦。
查理:那麽,這個孩子的母親?
喬尼:這個我拜托這裡的女人幫我打探了。畢竟也會有一些只有這樣場所生存的女人之間才能明白的内情。
查理:是這樣啊。
喬尼:我也曾經在這樣的店裏呆過,多少能夠理解一些。
查理:可以了,也算不上是什麽值得誇耀的過往吧?
喬尼:有什麽讓你不開心的啊。
查理:那麽,剛才跟Hostess聊天也是…
喬尼:只是稍微詢問一點情況,客人方面。我收集到一些信息,所以也需要配合表現一下。
查理:這樣的話,先把情況給我説明清楚啊。隨便惹我生氣,很開心嗎?
喬尼:有50%左右的考慮。
查理:Master!
喬尼:我說啊,我也很生氣啊,我還沒聼你解釋,爲什麽昨晚醉成這樣呢。
查理:那個,因爲…
Hostess:抱歉打斷你們説話,我也差不多到時間工作了,跟大家都說過了,之後就拜托你咯。
喬尼:ok,去吧。
Hostess:再見。
喬尼:什麽‘拜托你’?作爲收集情報的補償,今晚12點之前必須照看這些孩子。
查理:照看嬰兒麽。
喬尼:怎麽,他們都睡得很香,牛奶也都喂飽了。然後…
查理:什麽?
喬尼:不是說了‘孩子們睡着之後’麽。
查理:要在這裡?
喬尼:噓,這裡的小弟弟都不哭,所以要掌握給他喝牛奶的時間很困難…
查理:Master…
喬尼:安靜,baby。

cherril:你好,我是cherril。啊,查理。好的好的。
雷弗爾:啊,cherril,你今天也好可愛。
cherril:住手啦,Master。
雷弗爾:電話誰打來的?
cherril:對了,是查理,說要叫Master聼。

雷弗爾:啊?真是的,這算什麽啊。
查理:實在是對不起,我無法應付,快來幫我。
雷弗爾:那傢伙呢?
查理:Master…其實在那邊…
cherril:昏倒了。
雷弗爾:你,難道在這種地方喝了?
查理:其實沒有吸很大量,主要是因爲睡眠不足和疲勞。
cherril:竟然在這麽多孩子面前,太不謹慎了。
查理:啊,不是,總之…
雷弗爾:真是夠了。
cherril:我們趕緊分工安撫他們吧,我來哄,Master負責熱牛奶,查理到外面準備尿片。
查理:我嗎?
cherril:快點!
查理:啊,是!

雷弗爾:終于平靜下來了。
cherril:簡直像場戰爭。
查理:萬分感謝,真的,我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麽樣。
雷弗爾:話説回來,這孩子竟是查理的私生子。
查理:我不是說了不是嘛!
雷弗爾:啊,這條項鏈,是這個孩子帶著的?
查理:嗯,可能是在分別的時候當作替身一般的信物讓他握住的吧。如果能成爲尋找母親的綫索就好了。
雷弗爾:等下,我對這個有印象。
查理:您知道?
雷弗爾:對了,肯定沒錯,這是我送給Judy的禮物。
cherril:Judy?
雷弗爾:這個頭髮,眼睛的顔色,完全就是Judy的模樣。好懷念。
cherril:Master,誰啊,那個人。
雷弗爾:啊,不不不,朋友,以前的朋友。
查理:那位Judy小姐現在在哪裏?
雷弗爾:不知道。她那種生意,很快就會換店家,Sakurament之類的我也都是初次聽説。不過既然如此,這事情我也了解,會幫忙找的。
cherril:我也一起尋找。
查理:那麽我也…
雷弗爾:你就留在這裡,那邊不是還有個大孩子麽。有需要的時候,再聯係。
cherril:再見。
查理:大孩子…麽?

cherril:Master,這邊。
雷弗爾:真是惡趣味的店。
cherril:呃、似乎是由一個叫做比克mama的人經營的店。在這條街上很出名哦。
雷弗爾:比預想中的更快找到呢。
cherril:豪爾沃的情報非常準確呢。新聞一經播出,很快就有消息。
雷弗爾:好,你聯係查理過來。要悄悄地、別讓嬰兒哭出來。
cherril:是的。
比克mama:歡迎光臨,哎呀,還真是很少見的客人呢。
雷弗爾:抱歉,雖然是很不錯的店,不過我今天不是來做客人的。
Judy:你是…
雷弗爾:好久不見,Judy。
Judy:雷弗爾,啊,像做夢一樣,真的是你嗎?爲什麽會在這裡。
雷弗爾:什麽哪,我可是在托法爾天使的引導下到來的哦。喂,查理。
查理:是,這是你的孩子吧?看來沒有錯呢。
比克mama:哦呀,找到了麽。聽説他被綁架了一直很擔心呢。啊,這真是太好了,Judy。
查理:綁架?
比克mama:對啊,突然消失不見,我們也很困擾呢。太好了太好了。
Judy:不是的,這不是我的孩子。
雷弗爾:Judy?
比克mama:啊,拜托,你在說什麽啊?
Judy:不是我的小孩,我從來沒見過這孩子。快點把他帶走。
查理:你在說什麽。
比克mama:怎麽啦,Judy,這不是你那可愛的小多蒙嗎?
雷弗爾:誒,是叫做多蒙啊,真是起了個不錯的名字呢,Judy。
Judy:不是,我不知道。
查理:喂,給我適可而止。
雷弗爾:看,在向媽媽伸出手。爲什麽不去握住他?
Judy:我不認識,我沒有孩子。
cherril:你確實有個兒子,我已經確認過你的項鏈了,爲什麽要僞裝?
比克mama:不是蠻好嘛,現在不管是誰的孩子都無所謂啦,快點去做準備。
Judy:比克mama?
比克mama:快點,客人都要沒有了。
查理:等下,什麽意思?
比克mama:這裡只要有孩子就好了。因爲這個失去老客人的話,可是很困擾的。
雷弗爾:喂,等一下。爲什麽你們這裡的生意需要孩子?
比克mama:啊,嗯,有什麽不好嘛,快點把孩子還給我們,這是Judy的孩子。
雷弗爾:別交出去,查理。
查理:是。
雷弗爾:比克mama,我能不能好好聽你解釋一下?爲什麽需要孩子。
比克mama:這是因爲…
Judy:別管了,快點帶那孩子走。
雷弗爾:我再問你一遍,爲什麽需要孩子?
比克mama:對了,這是外國有個商人突然想要年輕的妻子,所以我就跟Judy商量…
雷弗爾:是想把她賣過去嗎?
比克mama:原本她就貧困潦倒,但是對方卻非常有錢,而且還可以正式進入豪門,絕對保障她們過上充實美滿的生活。在這個行業裏,也不算什麽稀罕的事情。
查理:販賣人口可是犯罪。
比克mama:對方願意接受渾身是債的母子,雙方都很快樂不是麽。連這個都拒絕的話肯定會遭到報應。
雷弗爾:是真的嗎,Judy。
Judy:不,我…是被mama……
比克mama:你給我閉嘴。
喬尼:吹牛也給我有個分寸。
查理:Master?
喬尼:國際婚姻也不都是好的,一旦被賣到那邊,母親就會被送去陪客,孩子被剖開,單賣腎臟、肝臟…
cherril:臟器買賣?!
喬尼:青樓娼婦,這也是很有名的傳聞。你似乎每天2、3次把新進店且帶孩子的女人賣出去。
比克mama:你在說什麽。
雷弗爾:原來如此,Judy在危急時刻發現自己被騙了,希望至少能讓兒子得救。
cherril:所以找到爛醉如泥的查理,把孩子托付給他麽。
查理:是這樣麽,但是爲什麽是我?
Judy:原本是想拿些逃亡的錢,於是在醉得不省人事的你的懷裏找的時候,結果找到的不是錢,卻看到了雷弗爾的照片。
雷弗爾:啊,我的照片?
查理:啊,不是,那張照片…
喬尼:難道,那張照片是我的照片麽。
cherril:對了,是把Master錯認成雷弗爾。
Judy:如果是雷弗爾的朋友,一定能救多蒙,把重要的項鏈讓他握住,肯定能察覺過來。
雷弗爾:啊,確實很快就察覺了,直到最後你都沒有賣掉好好保藏著呢,這條項鏈。
Judy:對不起,多蒙,我太傻了,對不起,對不起,原諒媽媽吧。

cherril:一件事情解決。
喬尼:似乎不是這樣呢。
查理:嗯,必須要杜絕這種情況。
比克mama:你們想幹什麽?
查理:做一個人要有廉恥之心。
cherril:竟然還被叫做比克mama,竟然倒賣兒童的身體,不可原諒!
比克mama:哼,什麽啊,你們有什麽證據指明我欺騙了Judy嗎!只凴自己的猜測去詆毀別人的好意,這可不行啊!
喬尼:你說什麽?
比克mama:希望你們不要妨礙我,如果要影響我們營業的話,我們這裡也有準備。出來!
cherril:這下又是、一看就明白了呢。
喬尼:只不過2、3個保鏢麽。
雷弗爾:只要拗斷他兩三根手指就……
查理:等一下。我有個想法。
雷弗爾:啊?他們又不是能理解神明開導的人。
查理:不是,只是想嘗試一下最近剛學會的和平解決問題的方法。雙方一同用玻璃杯喝酒,沒有醉倒的那個算是勝利,這種簡單的方式。
cherril:總而言之,就是比酒量嗎?
喬尼:你昨晚莫非是?
查理:如果我輸了,我支付這對母子賣出價格的5倍。當然,你們輸了的話,就不再做這種生意。
喬尼:喂,小櫻桃,住手,你昨晚剛醉過。
比克mama:好啊,這個條件,那就喝吧。
查理:約定成立。
Judy:不行啊,比克mama可是出了名的海量,就像是無底洞。
比克mama:現在說都太晚了,讓我們開始吧。
喬尼:小櫻桃。
查理:沒事,不必擔心。

喬尼:沒事吧,小櫻桃。
查理:什麽,不用擔心。
cherril:好害,查理,真是堅韌,你看到了麽,那個比克mama臉色的變化。
查理:與昨天的敵人相比,真是算不上什麽。三桶紅酒的話,我完全有信心紋絲不動。
喬尼:你昨天是跟大象在比賽嗎?= =
Judy:實在是給您添麻煩了,把孩子推給你。
查理:沒事,只是,希望你以後再也不要隨便把孩子丟掉了。
Judy:是。
雷弗爾:那麽,我們先去送走Judy,然後回家。
查理:確實,那邊的人還是有很深的執念的。
cherril:那個不用擔心,我可不會放任別人變賣兒童器官不管。
雷弗爾:真不愧是我的cherril,真是了不起的孩子~~
cherril:Master,之後我要好好聼你說和Judy之間的關係哦。
雷弗爾:討厭啦,忘掉她吧。
cherril:你想蒙混過去是沒用的,好了,走吧。
雷弗爾:cherril你啊…
cherril:那麽,兩位,我們先走了。
雷弗爾:哎呀,cherril,只是很久很久前的朋友嘛…
查理:那麽,我們也回家吧。
喬尼:對哦。那個,小櫻桃。
查理:是查理。
喬尼:不是啦,那個…
查理:什麽?
喬尼:你,那個,一直帶著麽?
查理:啊?
喬尼:我的照片,帶在身邊麽?
查理:對,怎麽了?
喬尼:沒怎麽,是麽,我的照片,是麽,是這樣啊,我的照片…
查理:怎麽拉。
喬尼:真的很可愛呢,小櫻桃。
查理:是查理啦。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130-cc6535a8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