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12.24 Little Wish
我終于不用去死了……果然寫這個文快要了我的命|||||||
我對自己有愛的CP寫起來都不順手了,更別説其他的TT

時間原本很充分,結果被我磨蹭到現在,頭疼死了啦。
ok,這是給懷柳殿的菊越文,恭祝越前生日快樂~
可能還是走了一點點悲傷氣氛路綫,不過我就是半吊子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寫完的,反正在我看來是非常糟糕的一篇。
總之,交貨之後接受退貨,但是不負責任何精神賠償= =

慎閲。
丟下便跑,其實我要趕緊去睡了orz



Little Wish


季節的變遷總是帶了偏執的味道,在即將褪盡最後一絲蔚藍的天空,時常有不知名的色大鳥展翅划過。

當春天的風開始輕拂,東京就籠罩在寧謐深處的溫和之中。少年的情緒也在逐漸綻放的粉色櫻花中變得朦朧。

在窗明幾淨的教室不經意的俯瞰、等待微風晃落花瓣的瞬間,色彩分明的世界,被光線分割出過去和未來的界限,偶然會泛起愴然的錯覺。很多時間知道這樣並不快樂,可卻阻止不了這麽行爲的動作,菊丸覺得自己有些與現實脫節。

面對玻璃隱約的影像,在臉上貼白色OK綳,酒紅色髮梢執拗的往上翹,像極了這個季節特有的彆扭,眼睛的波光閃爍無定。於是他聽見上課前的預鈴,幾乎同一時刻,一個少年在校庭飛速的穿梭,色制服都在氣流的鼓動下向後揚起,幾乎同一時刻,一片無意飄下的花瓣在視線中停頓,他們倆一起不滿的眨了眨眼。

直到看不見。

一時感觸,光陰躊躇。當天下午一個叫做越前的少年入部,頂多一個眼神的交流,單純的前輩後輩關係。

菊丸很想説,自己在很久以前就對這個後輩產生過一些微妙的興趣,但也僅限於某個早晨的巧合,畢竟一個尋常歡快活潑慣了的人,遭遇憂鬱的機會不可能有太多。

所以在越前入部之後,他從來沒有提過那件事情,很自然的成爲屬於一個人的秘密。

桀驁少年的眼神,不近人情的舉止,柔順的墨色髮絲,與所有人相同的青春氣息。跟周圍人相似、又宛如背道而馳的年齡和個性,讓他顯得突出。

菊丸不是很清楚爲什麽會在比賽練習之外捕捉他的身影,鎖定目標隨後無非也就是欣賞他傲慢的表情,精湛的球技,和時常挂在嘴邊的「まだまだだね」。淡淡印證眼前這個少年確實如自己最初所想的不流于庸俗,不過脾氣多少有點讓作爲前輩的所有人皺眉。

想當然的去進行這項作業,慢慢會有一些平常生活不太顯露的笑容。

校内排位賽、激戰結束后的補水,望著少年微喘喝水的不甘心的神情,站在側面的角度有陽光微弱的襯托,思緒飛出遙遠的距離。

越前咬著吸管掃過一眼,「菊丸前輩,我臉上有粘著什麽嗎?」

「當然沒有,只是看你比賽很辛苦的樣子。」

「這算不了什麽。」

對面的少年收回目光,繼續喝水,看來有些不自在,菊丸轉而看逐漸下沉的夕陽,漏過了彼方舉棋不定的注視。

命運在指尖舞蹈,瞬息萬變,一揮手盛開頹靡的花朵,敗落在最美的時刻。樹葉逐漸落在堅硬的土地,仿佛宣告一個時代的結束,菊丸想,也許所有因果都有据可循,正是這些推動生命和故事的延續。

某天不二神情嚴肅的對菊丸説、「英二,其實你很適合跟越前在一起。」隨後湊近對方的臉,遲疑良久才開口,「…因爲你們都是貓科動物。」

菊丸聳聳肩膀,「不二,你今天這個玩笑開得很失水準哦、該上課了,認真聽講啦。」

「如果越前真的這麽向你表示,你會怎樣?」近在咫尺的水藍色眸子洋溢迷離。

「那你怎麽不先向我告白?我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才更久呢。」

「我也很喜歡英二啊…^^」

「是啦,部員之間培養出的融洽親和力,你覺得這個回答怎麽樣?」

「唔,也還……」

『菊丸英二,不二周助!你們準備聊到什麽時候!』不出意料的受到任課老師炮轟,菊丸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在樓道看一塵不變的風景。

偏巧不巧看見他捧了一大堆圖書經過,菊丸故作鎮定的等對方先開口,沒想到不二已經搭話,「喲,越前,圖書管理員?」

不滿被詢問的少年眉綫一挑,「前輩們集體曠課?」

「我們倆是提前給部活做準備,精神可嘉。」

菊丸就這麽無奈的在旁邊看兩人不分時間場合的針鋒相對,還要為驚動老師而擔驚受怕,忍不住開口,「好啦,小不點,你送你的書,我們站我們的。」

越前瞥了一眼,「先失陪了。」

「你很‘愛護’他呀。」

「不二,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亂,也不說說我被你牽連了多少次。」

「好啦,不開玩笑。」

喧鬧總是輾轉在精神的潛意識中,傳説人的現實舉動能和意識有分岔,面對這件事,但卻在糾纏其他紛擾,空氣張開誘惑的陷阱,等待迷途的陷落者,吞噬。

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窗玻璃上映照出認真的臉龐,正打算換掉隊服回家,卻聽到‘菊丸前輩,能考慮和我交往麽?’之類的字眼。

背後熟悉的少年也清晰映照在窗戶上,同樣的認真。菊丸很詫異自己的冷靜,好像排練過千萬遍的戲碼,出離的決斷。
「不用開這種玩笑吧?」

「不是,我想我是真的喜歡前輩你,目前還描述不好那種心情、只是…」

「我們都是男生啊。」一邊套著衣服,一邊轉開注意力。

「我知道可能是強人所難…」

「那麽,我先走了。」

順手関上部室的門,那個驕傲的少年低頭一聲不響的站在原地,任由自己迅速掠過他的身旁,這時候才回過神來,來不及仔細分辨剛才瞬間的殘忍。

行動與意識的時差,或許也是逃避的最好托詞。只是,他們當時,誰都沒有察覺。

打那之後,菊丸也會時常看見在預鈴聲中穿過校庭的少年,只是櫻花樹早已不復往昔,漸漸白色蒼茫在視野裏汎濫。

部活時間目光不期而遇,也只有長時間的避讓,經常很久很久找不到對方的身影,起先菊丸安慰自己説,一切的應對都很合理,但不知怎麽的,久而久之,看到失去淩氣息的他,心會揪作一團。

尤其是那雙金色眼瞳,佈滿了失落,菊丸也不知道爲什麽自己就是一眼就明白。他發現不光是對方,竟然連自己也開始選擇迴避。

深秋滲透,當他再度注視他的時候,平淡化作微不可聞的抽痛亙心間。究竟想要的是什麽,已然模糊了形貌。

叔叔家經營的料理店剛好需要幫手,菊丸算是打發時間便答應下來一直打工到冬天結束,休息日回去也不會太晚,差不多半個小時的車程。

與叔叔告別、走出店門,還是感到了席捲而來的寒意,原來乾冷的氣候還是準時造訪了這個城市,口中呼出的吐息化作白霧。往常都是搭公車的菊丸心血來潮的攔下出租車,説了住址位置,靠在后座上安靜的看窗外。

車開到大橋中央的時候被堵在了車流中,菊丸往前面望過去,那些鮮紅的車燈仿佛連接匯聚成一張綿密的網,滿目壓抑的色彩,燈火閃亮通天,橋下零星的霓虹,莫名感到心上虛空,緩慢移動的車輛,清冷的月光。

受不住那種氣氛的菊丸一下橋便讓司機停了車,雙手插袋裏默然往家的方向走。轉角口的路燈仿佛抵抗不了寒冷在閃爍,菊丸擡頭望了一眼,隨即收回視線。

路邊色長大衣的少年躍入眼帘,柔順的墨色髮絲,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遠處,如此的寒風渾然未覺,菊丸好容易平靜的心情突然又打上了結,看到那種不屬於越前的寂寥控制不了的心疼,某种堅持徹底崩潰。

「越前?」小心出聲呼喚。

回神的少年勉力擠出一個笑容,「菊丸前輩,你回來了。」

「你難道一直在等我?」

「嗯,也就來了一小會兒。」

菊丸想如果今天坐上出租車直接開到家又會是怎樣的光景,他開始不明白這樣的面對面究竟要用怎樣的心情去對待。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的低落讓他哀傷。

「前輩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吃飯。」

「沒有問題…我跟家裏打個電話就好,只是今天怎麽會?」

「心血來潮走到這兒附近。」

眼光始終游離在外,交談幾乎空白,雙方都好像刻意的不去打破寂靜,但又好像在期盼什麽,餐廳的燈光明亮,食物快被消滅乾淨。

「其實…」菊丸想開口,周圍突然一片漆。餐廳響起很多人的尖叫。

「菊丸前輩…」

菊丸感到一只手輕輕的握住自己的手腕,隱約看見對方透亮的眼睛,聽他説,「大概是暫時停電,應該沒事的。」

他終于淡淡的笑開,把手腕把外抽,輕輕用手握住了對方的手,借著窗外微弱的光線,看到對座的少年波動的眸光,心中的不安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着落點。

「越前,謝謝你。從很多意義上。」

冬季的街頭,少年交握的手。也許從第一次見你就開始了某种期冀,你的堅持讓願望逐漸實現,所有感激和努力都會變成明天的光。

櫻花再度綻放的時節,一起穿過樹林,縱聲歡笑。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119-9c97dd67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