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算是給有海親考試之後的大安慰。
我今天一下午可算是趕出來了~宍戸さん和鳳的那種曖昧的交談實在讓人嘆服。

這對我看是無論如何都很難拆開了,笑。
難得我在冬天還能有這份堅持,所以請看過的或者有需要的都給點掌聲和鼓勵吧,爆。

還是老規矩——

無断転載禁止

下面請自行取閱^^v



テニスの王子様 Vol.3
宍戸亮&鳳長太郎 Audio Commentary

鳳:有、有點…不得了了,宍戸さん。
宍戸:嗯?怎麽了,這麽慌慌張張的,都不像長太郎你了。
鳳:青學的菊丸さん出場單打了、你看。
宍戸:誒,不會是真的吧?大石怎麽了。
鳳:在場外呢,大石さん也會出場單打麽。青學的黃金組合不會解散了吧。
宍戸:哦呀,就在剛剛我手頭得到消息說——果然原本菊丸是和大石一起出場參加雙打比賽的。
鳳:這樣的話,也就是説青學在全國大賽開始前改變了出場順序。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宍戸:不清楚,這上面並沒有寫原因。
鳳:是根據交戰方對自己出場陣容的預測而悄悄改變出場陣容,這麽一回事嗎?
宍戸:可能是這樣…又或者?
鳳:或者?
宍戸:也有受傷的可能性、作爲相同的網球選手,這也是最不願意去想的因素了。
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有點可惜了。
宍戸:啊?
鳳:哦,我是希望能和青學的黃金組合在全國大賽中交戰。
宍戸:喂喂,現在青學還不一定能順利晉級呢。而且,別説‘想和他們比賽’這種過分悠的話。他們不但把我們冰帝當作踏腳石、還表示出憐憫。
鳳:雖、雖然是如此,可我不是這個意思。
宍戸:不是?
鳳:嗯,並不是因爲招來了憐憫,而正是因爲他把我們當作踏腳石,我才想與他們再一決勝負。
宍戸:啊,是指這個啊,這個的話我認可。
鳳:而且,宍戸さん現在是三年級吧。
宍戸:嗯,有什麽問題嗎?
鳳:也就是說,我能和宍戸さん組雙打今年就是最後1年了。我不單單爲了自己,也是爲了宍戸さん,想要努力在今年内報這一箭之仇。
宍戸:長太郎…
鳳:然後還有一點,冰帝的黃金組合比青學的黃金組合更強!我們也想展現給大家看吧,宍戸さん。
宍戸:縂覺得最近,你説話方式變得有點激烈啊?
鳳:戰鬥的方式我已經完全從宍戸さん身上學到了。
宍戸:那個,我都說了説話口吻就不必模仿我了嘛。啊,糟糕,光注意菊丸的單打,完全忘記我們是在做音聲解説了。呃、首先應該做什麽啊?呃——
鳳:應該是自我介紹吧。
宍戸:啊,對哦,我是冰帝學園初中3年級的宍戸亮。本次的音聲解説由冰帝學園主持、究竟是爲什麽跡部要指名我來呢,據説是有其他事情要做。真是的,爲什麽是我啊…不是還有其他人麽?忍足啊,岳人啊,不過仔細想想,還是跡部最適合,而且縂喜歡引人注目,還真是讓人搞不清楚狀況。
鳳:啊,那個…宍戸さん。
宍戸:啊?
鳳:我也差不多可以進行自我介紹了嗎?
宍戸:啊,抱歉抱歉,可以。
鳳:我是冰帝學園初中2年級的鳳長太郎。本次的音聲解説是受到宍戸さん指名,而決定參加的。宍戸さん,我覺得很榮幸!
宍戸:我明白,不管怎麽說,交談或者網球最重要的就是相性,與平常組雙打的你一起,我感覺會做得好。
鳳:我一定努力。
宍戸:對了,在這裡,我們稍微對菊丸和比嘉中的甲斐進行一下比較吧?
鳳:菊丸さん是擅長打舞蹈式網球,精神集中力也很強。在網前的防守範圍也很廣。
宍戸:確實,他有很特別的打球方式。
鳳:說到我們的選手,跟向日前輩的打球方式很相像呢。
宍戸:長太郎,不行啊,說那種話的話。回去肯定會惹岳人生氣,他可是最討厭被拿來跟菊丸作比較了。
鳳:啊,呃,剛才說錯了。我修正,向日前輩,很抱歉。
宍戸:算了,不過這次最大的看點是——菊丸能將單打發揮到什麽地步,儘管雙打的戰績很輝煌,不過那説到底也是靠了搭檔之間的相互掩護。
鳳:確實如此,而且菊丸さん還有體力不足這方面的弱點,單打的話就更加需要體力的支撐了。這也是值得關注的看點。
宍戸:比嘉中的甲斐又怎樣呢?
鳳:因爲沒有直接交戰過,也不能說得很清楚。比嘉中的選手好像都領會了沖繩古武術的精神,所以很有可能暗藏了什麽很害的招數。
宍戸:誒,果然是藏了什麽本領的樣子。
鳳:嗯?左撇子麽。
宍戸:哈哈,什麽啊,那種持拍方法。完全是在亂打麽。
鳳:反手啊,用那種持拍方法,打起來不會很不順手嗎?
宍戸:菊丸可是擁有不同于常人的爆發力。只靠那種姿勢的話,是絕對不能成爲甲斐決定性的優勢的。如果沒有另一個更華麗的招式……
鳳:超級華麗的招式?
宍戸:哦,我才剛說他就使出來了!
鳳:海賊號角,好害的名字。
宍戸:原來如此,他所瞄準的就是這個啊。
鳳:瞄準?沒看出來有這樣的東西。
宍戸:你不明白?長太郎也還差的遠呢。
鳳:那不是越前龍馬的口頭禪麽……
宍戸:也就是説,把球拍往後,製造出擊球點,就可以把球打到對手的反方向。
鳳:無視我的吐糟嗎?
宍戸:啊,這可真是麻煩了。雙打的話可以依靠移動擾亂甲斐,可偏偏這場比賽是單打。
鳳:連我的提問也無視嗎?
宍戸:暫時能想到的應對方法,也就是在甲斐揮動球拍之前先不要移動。只要菊丸不移動,甲斐也無法決定打到哪一邊。
鳳:宍戸さん,你有沒有故意無視我的存在?
宍戸:沒什麽的,仔細聼我説話。我很少說這麽精彩的東西。
鳳:對、對不起。
宍戸:你的意見怎樣,長太郎?
鳳:是啊,確實在理論上來説可行,但是在球離開球拍之前,真的能做到不移動嗎?啊,對不起,我絕對不是要在宍戸さん的對策裏挑毛病,我完全沒有這種打算。
宍戸:誒,你也有在一邊充愣,一邊認真聽我説話啊。
鳳:我明明是吐糟來的…
宍戸:確實如你所言,這是不可能的。打網球的人都會在球離開球拍之前條件反射的移動,不移動都是騙人的。
鳳:那作戰方案不是行不通嘛。宍戸さん也還差得遠呢。
宍戸:那是越前的口頭禪吧!
鳳:什麽呀,原來宍戸さん也…(被4413打斷的半句我想應該是‘在聼我説話啊。’ ^^vv)
宍戸: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做出僞裝移動的作戰方案。
鳳:宍戸さん坏心眼。
宍戸:假裝準備朝某個方向跑、讓對手能打到相反方向的作戰方法。借此也能預測到球飛來的方向,以菊丸的運動神經來説,我覺得應該能行。
鳳:這次我也不是想來挑毛病,僞裝的話也總會被對方識破,對方也相應的進行僞裝,這樣就會失去意義。
宍戸:長太郎,按照你的理論,這也無法成爲有效的手段咯?
鳳:嘿嘿,所有策略都使盡了吧。
宍戸:於是話題也說盡了。
鳳:啊,啊、對,對不起。我是想讓氣氛熱烈一些,可卻一直把話題給抹煞掉了。難得被指名來參加,可結果一點忙都幫不上。
宍戸:啊,不是不是,你已經幫了我不少忙了。只要長太郎在我身邊,心情總是能不可思議的平靜下來。
鳳:宍戸さん…
宍戸:喂,我可不是在表達某些奇怪的意思哦。
鳳:哈?
宍戸:就是和平常一樣能不緊張地進行下去而已。
鳳:這點事情,我是明白的啦。不過,奇怪的意思到底是什麽?我對宍戸さん是用超越尊敬的眼光、不是用低於尊敬的眼光來審視的…被你這樣一說的話,覺得有些意外,又好像有點困擾,又或者是感到抱歉,該怎麽說,這個,那個…
宍戸:啊哈哈,明白了明白了,我開玩笑嘛。只是稍微嘲諷你了一下。
鳳:請不要嘲諷我。
宍戸:抱歉抱歉,不好意思,說了奇怪的話。你還真是開不了玩笑的人呢。
鳳:對不起,我的性格完全聼不了玩笑。
宍戸:算了算了,別這麽彆扭啦。啊,對了,我帶了你喜歡的油炸柳葉魚(正宗)來哦。
鳳:誒,真的嗎?
宍戸:要吃麽?
鳳:嗯,我開動了。
宍戸:怎麽樣,好吃麽。
鳳:還有一些時間,各位,請稍微觀賞一下比賽。


宍戸:啊,那是什麽?確實有兩個人吧。
鳳:是的,確實有兩個人。
宍戸:喂喂,這是怎麽回事啊?把雙胞胎的哥哥一起帶來進行雙打嗎?
鳳:不,傳聞說似乎是出現了分身。
宍戸:啊,分身?不可能的吧,又不是忍者。
鳳:但、但是,觀衆們都這麽說。
宍戸:啊…頭好像疼起來了。
鳳:大家都很佩服呢。說「好害,英二」。
宍戸:不該是佩服他的時候吧…給我更吃驚一點啊!裁判也該說些什麽吧。
鳳:哦,好像剛才比嘉中那邊有人提起抗議了。啊,看起來裁判去菊丸さん的場地進行確認了。
宍戸:對,那樣才對。這樣的話就能搞清楚根本不存在什麽分身了。看吧。
鳳:啊咧,真的。不知什麽時候變回了一個人。
宍戸:不是變成了一個人,而是原本就只有一個人。剛才是眼睛的錯覺,不是的話就是腦海中的幻想,總之,忘了吧!忘掉他!
鳳:不過,又變成兩個人了。
宍戸:眼睛的錯覺,別在意。
鳳:好像還在互相説話。
宍戸:是腦海中的幻想,別在意!
鳳:不過宍戸さん也能看見吧。
宍戸:沒看見沒看見。
鳳:不要把眼睛閉起來啊,請直面現實!
宍戸:啊,不行了,頭真的疼起來了。
鳳:誒,宍戸さん。
宍戸:抱歉,我要離開下座位。
鳳:等、等一下,你打算把我一個人留下麽,宍戸さん~啊,走掉了。哎,這裡只剩下我一個人,各位,對不起。接下去的時間由我鳳長太郎一個人為大家解説,簡直是『長太郎 獨自一人』。啊,難道宍戸さん實在是覺得我很無趣而離開的?根本不能做出漂亮的解説…還是說,我剛才的態度不怎麽好?宍戸さん,在生氣吧。哎,我每次都是失去了才會察覺,那些重要的事物。

宍戸:從剛才開始在嘀咕些什麽啊?
鳳:啊,宍戸さん。
宍戸:拿去,慰問品。喝了它,冷靜下頭腦。
鳳:運動飲料…宍戸さん是爲了去買這個而離開的嗎?
宍戸:對啊。
鳳:太好了。我還以爲自己完全被放棄了呢。
宍戸:我幹嗎要放棄你啊,真是説怪話的傢伙。
鳳:是啊,太好了。
宍戸:那麽,音聲解説也進入高潮了。如你所說,直面現實,接受眼前的景象。這樣的話,不管是分身,分立,還是分解,都放馬過來吧!
鳳:是!
宍戸:話説回來,雙方都出了很多的汗,運動量非同尋常。
鳳:不過,兩人的表情都很不錯。菊丸さん賽前的陰沉表情就好像是假的一樣。
宍戸:這樣的話,不管是復仇還是什麽都沒關係了。兩人都加油!真的加油!
鳳:也希望他們能真的努力對吧!
宍戸:是啊。

宍戸:啊,分身的菊丸在空中合體了。
鳳:出現了,菊丸光波。
宍戸:甲斐也不肯認輸,來了,海賊號角。
鳳:接到了。結束了。
宍戸:還沒…
鳳:不會吧!
宍戸:菊丸那傢伙,單打贏了呢。
鳳:應該說對於勝利的執念在菊丸さん身上從微小的一點變得巨大了嗎?
宍戸:什麽時候我也想戰鬥,跟菊丸進行單打。
鳳:誒,單打?
宍戸:這樣也如長太郎所願,跟青學交戰的可能性大大強。太好了。
鳳:宍戸さん,你其實很想回歸單打吧?
宍戸:看吧,青學的黃金組合似乎也要復活了,我們冰帝黃金組合也不能示弱啊。
鳳:誒,啊,是,宍戸さん!
宍戸:那麽,差不多結束了。擔當到此爲止的音聲解説的是冰帝學園3年級宍戸亮和…
鳳:2年級的鳳長太郎。
宍戸+鳳:1、2、3——
鳳:讓我們下次再見。
宍戸:下次再見。再見~
鳳:宍戸さん…
宍戸:誒?
鳳:完全沒有1、2、3的意義……
宍戸:呃啊,長太郎…

——完——


個人很喜歡鳳君那句哀怨的宍戸さん、意地悪…XDD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124.blog45.fc2.com/tb.php/108-6ada4dd6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